Category 医药

英国、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生物安全体系是如何建设的?

文:陈文洁 新冠疫情的爆发凸显了人类面临着重大的生物安全挑战,生物安全在我国已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随着《生物安全法》的出台,完善的立法体系建设也是亟待思考的问题,本文分析了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的国家生物安全体系建设情况,提出了完善我国生物安全治理体系的建议。

晚期NSCLC一线免疫治疗「图鉴」​

文:西西 无论是临床研究数量,还是市场销售额,PD-1/PD-L1无疑是当前最为庞大的领域,其地位短时间内难有品种可以超越,如今更是在多种癌症类型中向一线用药冲击,尤其在“肺癌”这块兵家必争之地,火药味日渐浓郁。

年终压轴肿瘤大会--ESMO Asia 2020重磅研究汇总(上)

文:叶枫红 2020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峰会(ESMO Asia 2020)虚拟大会于近日落下帷幕,作为年终压轴肿瘤大会,众多经典研究的新进展再次亮相,并带来了一些全新临床研究结果。为了方便大家学习,笔者特梳理了其中的重磅研究进展,将分为上下两篇进行介绍,本篇文章为大家带来的是肺乳领域的重磅研究盘点。

安徽护士将保胎药错发成打胎药被吊销资格证 有无法律依据?

作者:医法汇 事件回顾 法律评析 该事件是由于护士的责任心不强,疏忽大意,未履行查对制度导致的给药错误,其过错很明显,即未尽到查对制度规定的义务。查对制度是我国十八项医疗质量安全核心制度之一,是指为防止医疗差错,保障医疗安全,医务人员对医疗行为和医疗器械、设施、药品等进行复核查对的制度。“执行查对制度,核实患者身份”是医疗十大安全目标的重要内容。护士在患者的具体诊疗过程中,不仅是给药的直接执行者,还是药物作用的观察者和患者合理用药的指导者。其在临床用药中,必须严格执行查对制度,准确、安全给药,并掌握正确的用药护理技术,注意患者的个体差异,观察和了解患者用药后反应,确保患者的用药安全。

双面天使——氯胺酮的曲折研发之路

文:嘤其鸣 这个故事还要从环己胺说起,环己胺作为一种工业品,具有麻醉作用,但是具有毒性,不适合作为麻醉剂。而1950年代,战争还在持续,尤其是美国在1955年发动越战。而优良的麻醉药一直都很稀缺,在那个年代尤甚。一家叫Parke Davis的公司肩负使命,决定研发麻醉剂。他们从环己胺开始着手,并利用格氏试剂合成了苯环利定(phencyclidine)及其衍生物共60种化合物,在1958年完成了对这些化合物的药理学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