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原标题: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清理整顿刚开始  有些人急眼了,那事情就做对了。

  原标题: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清理整顿刚开始

  有些人急眼了,那事情就做对了。

  被称为“黄衣毒药”的香港通识教材终于开始修订了,就在香港国安法落地一个多月后。

  这其实是主流建制派呼吁很久的事了。

  通识教育,是为常识服务的教育。而香港的显然不是,它更接近于反对派的宣传手册。

  比如,“占中三丑”之一、刚刚被港大除名的戴耀廷,就曾是通识教材的作者,以及出题的考官。

  其导向可想而知,而它却是高中学生的必修课,迈向大学的必考题。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果然,教材还没修订完,一些人就开始发出尖利刺耳的喊叫,高呼“自由被打压”。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通识教育为何非改不可?

  无论如何,这些人恐怕还是得留着点力气以后用,因为,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1

  有些人急眼了,那事情可能就做对了。

  跳得最高的是香港教协。

  这个全称叫“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的组织19日宣称,相关修订属于“政治审查”,甚至“扭曲了社会实况”。

  它还希望来年停止送审通识教材,呼吁“”尊重教育界及出版界对课程的专业理解”“还学生自由学习空间”。

  这个“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似乎应该先去回炉学习一下,什么叫通识教育。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对此,香港教育局一针见血地指出,教协才是“将教育专业工作政治化”,并批评该组织“搬弄是非,刻意抹黑”,对其予以强烈谴责。

  教育局还指出,通识教育科成为高中核心科目超过十年,目前坊间所见的“教科书”从未经过教育局审核,完全由作者自行解读课程而撰写,此次“专业咨询服务”则旨在“去芜存菁”。

  如果看看香港教协过去都做过什么,你或许更明白一次正常的“消毒”为什么能让它如此痛心疾首。

  在去年“修例风波”初期,很多香港普通市民参与意愿并不强烈。于是教协就连夜赶制出了有关“逃犯条例”的宣传册,在其中无比夸张地描述修例后的种种“恶果”,又极尽所能地渲染在各类社交媒体上推广,以及鼓动“黄师”在校园里宣扬。

  这与后来情势的发展有很大的关联——在动乱中被捕的黑暴中学生及“黄师”超过3000人。

  可以说,教协是去年香港的动乱最有力的推动者之一。

  此后,无论是发动罢工罢课,还是撒泼耍赖逼政府答应反对派的无理诉求,教协都站在第一线。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很多建制派人士就曾经炮轰过通识教育“毒教材”。

  比如首先推行通识教育的前特首董建华曾表示,他做特首时推行通识教育、改革中史课程,是导致现时青年出问题的重要原因,指通识教育完全失败,是他任内的错误,要想办法改。

  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则说,通识教育缺乏统筹,却又是进入大学的必修科,但又没有适当教材,“容易令人走火入魔”。他还建议,通识教育应改为副科。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曾在今年5月表明,教育不可以成为“无掩鸡笼”,会在今年内交代如何处理通识教育课,教育局之后宣布成立专责小组,在下半年就通识课程检讨提交报告。

  外界预计,港府会进一步修改通识教育科的课程内容,但认为它仍然会是一门考大学的必修科。

  2

  所以,香港的通识教育到底教了些什么?

  2009年9月,通识教育科正式成为香港新高中课程的必修科目。

  它涉及个人成长与人际关系、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以及能源科技与环境6个单元。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去年有网友自购明报教育出版的《今日香港》(2018年版),晒出的内容让人触目惊心。

  谁都知道,香港是法治社会,但偏偏“法制和社会政治参与”这部分在明里暗里鼓动学生抗命。

  比如学校要延长上课时间,怎么办?占领操场?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把“静坐绝食、公民抗命”等内容堂而皇之地纳入“参与社会及政治事务的方式”。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各种丑化内地和内地人。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不止是这个教材,龄记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初中新思维通识单元2:今日香港》(第二版)曾被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点名批评,指其取材粗疏,内容偏颇。

  比如严重唱衰“一国两制”。虽然在说不同人对“一国两制”的看法,但一方是握紧拳头的律师和怀抱婴儿的母亲,另一方是政府官员,这样的内容编排,很容易让一些不明事理的中学生丧失对“一国两制”的信心。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美化“占中”。正面肯定戴耀廷的所谓“公民抗命”,是的,就是那个前不久被港大解雇的那个“占中”发起者。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重温了香港部分球迷在球场嘘国歌的一幕,又称内地游客“针插不入”,水客“遍地开花”,“不仅充斥商业区,还入侵住宅区”……

  品品这些措辞,看看这些图片,满满的恶意,有没有?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还有,《明名教育高中通识教育》“今日香港”分册(2018年版)称,港人对社会转变下的身份认同有三种不同反应,它把驱赶内地游客、嘘国歌及鼓吹“港独”宣泄不满的行为形容为“战斗”,其余反应则是“逃跑”或“投降”。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就在今年4月27日结束的通识科试卷依然存在对学生的有意误导。

  比如第三道必答题列出2013年至2018年公众对香港新闻自由的平均评分,要求考生描述其主要特征,并参考一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评论文章,写出新闻自由与社会责任之间可能出现的“两难情境”。

  问题是,题目给出的第一份资料是公信力全无的“记协”持续多年、抹黑香港新闻自由的所谓“新闻自由指数”调查,而进行调查的机构是“乱港帮凶”钟庭耀当年主导的港大民意研究计划。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这几年,中学生在香港社会政治参与中扮演着前所未有的重要角色。同期成为高中必修科的通识教育科,显然是中学生政治觉醒的催化剂。

  有学者说得形象:“通识教育”中的政治题目提早启蒙了年轻人对政治的兴趣,就像性早熟一样。

  过早地介入政治,很容易被带偏,看看有多少人和势力在不断假通识之名向青少年灌输反对派的政治意识形态吧。

  最典型的例子是,2013年,教协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占领中环”为议题》,注明是“公民及通识科教材”,并请到戴耀廷做顾问。“占中”宣传品得以披着通识教育科的外衣名正言顺地进入中学。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3

  为教材消毒,显然是一个起点,而绝非终点。

  一方面,改革通识教材,只是教育改革的起步,香港教育要回归正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去年“修例风波”以来发生在香港的黑暴现象和种种社会混乱,让很多人认识到一个令人痛心的现实——香港的教育出大问题了。

  在警方逮捕的暴徒中,有40%是学生,其中最年轻的只有十一二岁。此外,警方还同时逮捕了超过100个老师。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此前香港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叶刘淑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列举了香港教育的几大问题。

  其中一个是从2009年开始推出的新高中学制。在其课程设置里,好几个学科的课程都是“去中国化”的,在这一学制下,通识科成为4个必修课之一,而中国历史却不是。

  此外她还透露,她发现在香港的一些学校,比如在幼儿园、小学、中学里教学使用的教材,很多都有挑起仇恨国家的文字与材料。她认为,即使乐观估计的话,香港教育要有一番改变,也至少还需要5到10年。

  另一方面,仅仅改革香港教育,也是不够的。而在这方面,自香港国安法落地以后,人们也开始看到一些积极的苗头。

  在政治方面, 12名泛民派立法会参选人被取消资格,西方“很重视”的黄之锋、周庭之流一度被抓捕。其实在国安法落地之前,“港独”组织就纷纷宣布解散,其头目要么逃出香港,要么惹上官司。

香港修订“毒教材”刺痛一些人!别急 清理整顿刚开始

  在媒体方面,“毒果日报”老总黎智英和该报多名高层也一度遭拘捕,其所在的壹传媒大楼遭警察搜查。

  还有人呼吁,应该好好整顿一下香港那些在暴乱中煽风点火拉偏架的“黄记者”队伍——此前有爆料称,领取香港记者证的成本只需150元,而且门槛极低(几乎无门槛)。

  在司法领域,香港国安法的实施是我们迈出的极为重要一步,相信后续还会有更多拨乱反正的措施。

  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补壹刀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香港局势

责任编辑:吴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