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 还原案发细节

  原标题: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还原案发细节:两年前声称报复举报者 曾提前“探路”

  原标题: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还原案发细节:两年前声称报复举报者 曾提前“探路”

  8月25日,河南商丘虞城公安通报,该县刘店乡大王庄村村民王某荣被杀案告破。8月12日,大王庄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嫌犯凌晨先后三次纵火致四人受伤,并在中午返回案发地杀害一6旬老人后逃亡。案发后,当地警方锁定嫌疑人为该村村民宋明利,并悬赏10万元通缉追捕。警方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宋明利在公安机关和社会各界的强大压力下,走投无路,畏罪投井自杀。24日17时,其尸体被打捞出井。

河南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 还原案发细节 通报截图

  大王村村支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宋明利是在8月24日被发现投井,“投井的地方距离案发地十来里”。

  8月20日,红星新闻记者曾实地走访案发地村民和受害人家属,了解到案发前嫌犯曾到受害人家里“提前探路”,其同胞姐姐多年前也曾犯下命案。

  特警24小时蹲守 两天换一次班

  沿途的乡村超市外张贴着悬赏通告。据了解,案发地侯庄村是刘店乡大王庄村(行政村)的一个自然村,距离虞城县城将近40里,驱车需要30分钟。

河南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 还原案发细节 附近村庄超市外墙张贴的悬赏通告。

  八月的豫东平原,正值树木庄稼繁盛之际。由乡村公路拐进村道抵达案发村庄,要穿过大片即将成熟的玉米田。受害人宋某启的家位于村庄东北角。两栋带院子的两层小楼,一前一后,分属于宋某启的两个儿子。8月12日凌晨,嫌犯宋明利携带汽油,先后在两处院子纵火,后又窜至将近四里外的曾庄,纵火焚烧了自己小学同学开的“寿衣店”。

河南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 还原案发细节 案发村庄外围即是大片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增加了警方抓捕嫌犯的难度。

  案发后,当地警方派出多名警力驻守在大王庄村各个路口和三处纵火点。当地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警方已经连续蹲守9日,“不眠不休。”8月20日早上,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包括三处纵火房屋和嫌犯老宅及其哥哥家房屋前后均有特警蹲守,一位特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晚上睡在车上,48小时一换班。由于事发村庄周围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田,给追捕嫌犯带来了困难,警方目前还没办法锁定嫌犯具体位置。由于嫌犯“报复心极强”,蹲守警力主要是为了保护村民安全,“担心他返回作案。”

  此时,宋某启家的生活仍没有重启:妻子遇害后遗体还躺在殡仪馆,火灾中受伤的小儿子和儿媳及两个孙子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宋某启和从外地赶回来的大儿子不得不在邻居家借餐。

  院子里散落着烧焦的婴儿车和衣物,一楼堂屋的家具全被焚毁,空调被火炙烤后,卷曲的塑料外壳还留在原地,一辆电瓶车被烧得只剩骨架,靠墙的沙发落满黑灰,窗户玻璃炸裂。“人被打死了,房子被烧毁了,宋明利把我一家人害惨了!”62岁的宋某启站在小儿子家的院子里,“想死的心都有”。

河南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 还原案发细节 嫌犯浇上汽油纵火后的房屋内一片狼藉。

  自带梯子翻墙入院纵火

  案发当天的凌晨2点,宋某启63岁的妻子王某荣被堂屋突起的火光惊醒。大儿子和儿媳在外打工,当晚,宋某启一家十口人分别睡在一楼堂屋两侧的卧室。宋某启夫妇和四个孙辈在西侧卧室,小儿子夫妇和一双儿女在东侧卧室。除大人外,6个孩子中最大的10岁,最小的才7个月。

  “小儿子被烧得最重,脸上,身上好几个地方烧伤。”宋某启回忆,发现起火后,他打开卧室的窗户,和妻子带着四个孙子翻窗跳到院子。另一个卧室没有窗户,必须进到堂屋才能翻窗到院子。小儿子一开始想打开堂屋门出去,发现外面被一根铁棍栓上,又从火海中返回到窗户爬出,“他往返几趟进屋抱自己的小孩,所以被烧得最厉害。”

  火灾中,除了小儿子外,宋某启七个月大孙女的双手和七岁孙子的脸部也被烧伤,儿媳脚被破碎的玻璃划伤。

  “要是打不开窗户,俺这10口人都死到屋里头。”火灾发生后,警方在院子里发现了嫌犯宋明利留下的梯子。当天深夜,宋明利通过自备的梯子爬上宋某启家墙头,拉起梯子后,又顺梯子下到院子里,由于宋某启一家人睡前并没有反锁堂屋门,宋明利得以顺利进入堂屋,浇汽油后纵火。

  宋某启说,事发后在院子里还发现了被锐器隔断的绳子,“绳子被齐刷刷的割断,说明他带了刀子。”事隔多日,宋某启仍有些后怕,如果当天晚上锁上了堂屋门,宋明利必然要从窗户进入,“他带了刀子,那我们一家人都要遭殃。”

  66岁的宋某明是宋某启的“父辈堂兄弟”,两人的父亲是同一个祖父。当天晚上,宋某明起来“解手”,听见外面有人说话,还有汽车声。“我过去的时候,火已经烧完了,邻居有五六个人起来,警车也来了。”

  全家人从火场逃出后,宋某启和家人发现,前面大儿子家的房屋也被宋明利浇油纵火,所幸屋内并没有人,“发现时火已经着完了。”

  宋明利在侯庄村纵火,案发前一月曾上门“探路”。

  12日中午一点,正在医院照顾火灾中受伤家人的宋某启接到一个电话,说家里有事要其回家。回到家后,宋某启发现老伴已在3个小时前遭遇不测。因为要照顾另外两个孙子上学,老伴没跟他一起到医院。

  凌晨3次纵火后,嫌犯宋明利当日中午又返回侯庄村,对宋某启老伴痛下杀手。

  怀疑20年前被冤枉偷母猪

  得知宋明利又犯下凶案,上述宋某启的“父辈堂兄弟”宋某明赶了过去。“我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据其介绍,警方验尸后发现,宋明利用一把铁锨击打老人头部后,又用凶器扎了胸部三刀,“当下就死了。”

  宋某启的妻子是在其大儿子家的房屋里遇害的。死亡时间为12日中午11点,3个小时后才被人发现。宋明利凌晨纵火后躲藏于何处,又如何潜入屋内行凶目前尚不得而知。

  案发后,村民对于宋明利为何突然纵火行凶多有不解。据村民介绍,宋明利多年前已不在侯庄居住,平时也很少回村,并没有与人有“深仇大恨”。虽然多数村民反映,宋多年来“一直名声不好,喜欢偷偷摸摸。”

  此前媒体报道,从1999年至2019年的20年的时间里,宋明利先后6次获刑,累计3年11个月。此次犯案距其最后一次出狱已有一年。除了1999年因犯持有假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外,其余五次获刑,均因犯盗窃罪。

  宋某启称,自己一家与宋明利并没有大的矛盾,“他第一个媳妇都是我父亲说的媒,到现我还帮他垫付了村里修路、唱戏的钱1000元。”宋某启说,按辈分,宋明利要问他叫叔叔。“如果说有矛盾,那就是为了‘一头母猪’,但这事情已经过去了快20年。”

  因为时间久远,宋某启已经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年。彼时,宋某启家里的一头快要生产的母猪被人“在墙上挖了一个洞偷走了。”宋某启报案后,警方并没有破案,两年后,宋明利在另外一个村因盗窃被抓,警方到宋某启家询问“丢猪的事。”

  据一位知情村民介绍,宋明利怀疑是宋某启将其举报,“他一直坚持说自己没偷过宋某启家的猪。说宋某启冤枉了他,就此结下了仇。”据其介绍,宋明利虽然多次犯盗窃罪,但“很少在自己村里偷。”

  凶案发生前并非毫无征兆。

  6月底,侯庄村一位八旬老人去世,宋明利回村参加丧事。宋某启介绍,丧事结束后,宋明利突然来到自己家里,“问我在家吗?问我两个儿子在家吗?”当时还在外地的宋某启听家人提起后,觉得“有点不对。”从外地回到家之后,宋某启“开始警惕。”在门后备了铁棍。“现在想想,那可能就是在探路。”

  而宋明利之所以“顺带”纵火烧了小学同学的“寿衣店”,也源于此次“丧事”上的一次口角。据村民介绍,宋明利的同学提供了丧事用的冰棺,在丧事的宴席上,宋明利问其同学“为什么干起了这个?”他的同学回说,“不干这干什么?跟着你干坏事啊。”宋明利觉得同学是在讽刺挖苦自己,因而“怀恨在心”。丧事完毕后即上门与同学理论,并威胁:“小心点,你卖的冰棺,是给你自己留的。”

  两次婚姻失败,“很爱面子”

  8月20日中午两点,大雨连续下了三个多小时。宋明利位于侯庄村西北角的老宅“院子”里已无处下脚。不同于绝大多数村民干净整洁的两层小楼和围合的院子,宋明利的五间瓦房显得有些“突兀”。因为长期无人居住,没有围墙的院子里树木恣意生长,堂屋门上的铁锁也已锈迹斑斑。

  一位大宋明利5岁的男性村民介绍,2012年以后,随着父母的相继离世,宋明利家的老宅已经无人居住。

河南虞城纵火杀人嫌犯投井自杀 还原案发细节 嫌犯家多年荒废的老宅。

  另一位50多岁的村民说,宋明利长期在外,自己与他平时没有接触。因老房不能住人,他回来也不住同村的哥哥家。“混得不行。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多名村民称,宋明利在村子里没有建新房,在商丘也没有买房,“经济条件在村里属于比较差的。”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侯庄村有500多村民,多数村民长期在外务工,平时在村子里的只有100多人。“除了收麦时候回来,其他时间都在外面打工。宋明利从来不跟我们一块,他一直胡混。”一位村民介绍,“宋明利的地也不种了,给他哥哥在种。”

  据宋明利隔壁邻居,一位50岁的女性村民介绍,她和宋家做邻居多年,宋明利母亲于2003年去世,父亲也于前些年去世。宋明利曾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婚姻育有两个儿子,“都二十多岁了。”第一次离婚是因为宋明利在商丘认识了一个比他小12岁的年仅18岁的姑娘,两人生了一个女儿,“现在也有十五六岁了。”

  该女性村民说,宋明利的第二次婚姻没几年也宣告失败,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宋的儿子和女儿。“如果他有自己的家庭,有人劝劝他,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

  在上述女性村民的印象里,宋明利“很爱面子”,在人情世故上“也很讲究”。自己大儿子结婚时,他没钱“随礼”,但过了一段时间“又送来200块钱”。

  一位村民透露,宋家共有兄妹四人,宋明利排行老四,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上世纪90年代,宋明利的二姐嫁到侯庄十几里外的焦庄,因与村支书发生矛盾,将支书的孙子“掐死”后藏于面缸。案发后宋明利的二姐被处以极刑。该案曾轰动一时,多名村民均向红星新闻记者提及此事。

  上述宋明利女性邻居称,宋明利和其二姐“一个脾气。”据其介绍,宋明利母亲为人和善,其父虽然不曾与村民发生过大的争执,但“村民都说他脾气怪。”

  该女性村民记得,两年前的一次酒后,宋明利曾放出口风,“要报复宋某启。”

  红星新闻记者王震华 蓝婧 发自河南商丘

责任编辑:郑亚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