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天后重回中超赛场 球迷连助威口号都生疏了

  原标题:264天后重回中超赛场,球迷连助威口号都生疏了  2020年8月22日,北京中赫国安与上海上港在苏州奥体中心进行了中超第一阶段第六轮的焦点战。这场“京沪大战”不仅是榜首之争,同时也是2020赛季中超第一场允许球迷入场观赛的比赛。与以往相比,这些不同构成了球迷们2020年重回赛场的初体验。

  原标题:264天后重回中超赛场,球迷连助威口号都生疏了

264天后重回中超赛场 球迷连助威口号都生疏了球迷此前只能在酒店隔窗观战。图/视觉中国

  2020年8月22日,北京中赫国安与上海上港在苏州奥体中心进行了中超第一阶段第六轮的焦点战。这场“京沪大战”不仅是榜首之争,同时也是2020赛季中超第一场允许球迷入场观赛的比赛。与以往相比,这些不同构成了球迷们2020年重回赛场的初体验。

  球迷入场

  264天的等待

  空场,是2020赛季这个特殊赛季前五轮的“标配”。虚拟声音与虚拟看台呈现在电视转播中,在赛场上竞技的双方球员只能通过现场大屏幕与“云观赛”的球迷互动。8月18日,一则关于“国安与上港比赛将成为恢复球迷入场测试赛”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了极大关注。

  北京球迷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确实是在上周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球迷们的反响很热烈,很多人都来咨询。”但由于中国足协和苏州赛区的这一方面要得到有关部门正式批准,因此人们选择在等待官宣的同时先进行前期工作。

  8月21日,中超联赛苏州赛区组委会召开媒体通气会,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苏州体育局局长周志芳在会上宣布,8月22日进行的北京中赫国安与上海上港比赛将成为本赛季首次观众看台开放测试赛,比赛开放坐席约2000个,两地球迷团体、苏州本地防疫医务人员代表等将进场观赛。等待264天后,球迷们终于可以重回赛场观赛。

  选择国安与上港的比赛作为观众看台开放测试赛,并非仅因为此役为苏州赛区的榜首大战,2019年年初,正是这两支球队在苏州奥体中心进行了超级杯争夺。两地球迷协会都有组团“远征”苏州的经验,更便于接受测试。

  程序繁琐

  人数低于预期

  按照中国足协的名额分配,北京和上海两地的球迷协会各得到500个名额,但实际到场人数低于预期,京沪最终各有300名左右球迷前往苏州,时间紧是不少球迷放弃这一观赛计划的原因。

  根据观众看台开放实施方案,球票销售全面实行线上实名制购票、线下实名制入场制度。观众必须提供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身份证、苏康码和14天行动轨迹作为入场的必要信息。对此,北京球迷协会的工作人员坦言:“这对协会和球迷都是非常大的考验,很多人因为无法及时拿到核酸检测报告而放弃了,还有一些人是得到消息晚,临时报名没能报上。这次的核对工作也非常严格,我们周五下午将名单提交给了组委会,球迷信息一旦出现错误就无法出票,所以当天做了很多反复的核对工作。”

  完成购票后,赛事组委会将为每个球迷分配座位,因为观众在看台就坐时,同排每人须间隔两个座位,每排之间间隔一排。球迷会收到相关短信确认自己的座位,在比赛中不能更换座位。

  找回状态

  球迷也要时间

  与以往相比,远征的流程安排既熟悉又特别,与以往一样,两地球迷并非在体育场集合,而是在远端集结,之后统一乘车前往球场。8月22日下午5点半到6点半是球迷们的集合时间,在检查核酸报告、苏康码、14天行程轨迹并登记个人信息后,球迷们所乘坐的大巴车于6点半发车。从下车到入场,球迷们还要通过多个检查关卡:身份核对、再次检查苏康码与行动轨迹、测温,之后才可进入看台。

  防疫程序繁琐,但是安心,来自球迷们的评价是:“感觉赛区的防疫工作很细致,很全面。”整个过程中,大家都佩戴口罩,自觉排队接受检查。由于苏州天气炎热,国安俱乐部还为远征球迷准备了藿香正气、十滴水等防暑药品,好在当天有风,球迷们观赛时的体感较为舒适。

  上海上港球迷在赛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感叹:“大家对助威歌曲和口号都有点生疏了,唱了一会儿感觉才慢慢回来。”北京球迷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以往去客场看比赛时,本方球队什么时间入场热身,球员们热身时如何助威,球迷们都烂熟于心,但那天连球迷协会的工作人员也有点茫然:“就好像突然不知道该干嘛了,可能太久没有到现场看球,有点手足无措。”

  两支球队赛后谢场的一幕令人感动,这是2020赛季的新体验,联赛战至第六轮,球员们第一次不是对着大屏幕谢场。只是1比2失利的结果令北京球迷感到失落,接连两轮先进球却未能取胜,球迷们说:“确实有点情绪了。”

  中国足协和赛区组委会接下来将评估本场观众看台开放测试赛的结果,这也是第7轮比赛未安排开放看台的原因。第8轮至第9轮,测试赛将继续进行,每个比赛日将选择一场比赛、共再举办4场测试赛,只是目前尚未择定具体场次。

  新京报记者 周萧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朱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