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豪华中学"急拆喷泉凉亭 瞎折腾掩盖不了问题

  原标题:“豪华中学”急拆喷泉凉亭,瞎折腾掩盖不了问题  清一色仿古建筑集群,4层喷泉水景、16尊石刻鲤鱼,削平山体修建假山瀑布……近日,陕西贫困县镇安投资7.1亿元建设的“豪华中学”引发舆论热议。面对形象工程、形式主义的质疑,当地可谓“立行立改”:学生补课暂停,凉亭喷泉拆掉。

  原标题:“豪华中学”急拆喷泉凉亭,瞎折腾掩盖不了问题

新京报:"豪华中学"急拆喷泉凉亭 瞎折腾掩盖不了问题▲图片来自网络

  清一色仿古建筑集群,4层喷泉水景、16尊石刻鲤鱼,削平山体修建假山瀑布……近日,陕西贫困县镇安投资7.1亿元建设的“豪华中学”引发舆论热议。面对形象工程、形式主义的质疑,当地可谓“立行立改”:学生补课暂停,凉亭喷泉拆掉。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8月24日追访发现,镇安中学新校区大门紧锁,校门口标志性的4层“鲤鱼跳龙门”水景喷泉开始被拆除。学校侧门有数辆渣土车进出,一辆载满建筑工人的大巴车驶入校园。校园周边有警察执勤,不允许路人停留和拍照。除了喷泉外,瀑布群附近的凉亭也正在被拆除,然后移走。

  得,这高达数亿元的债务还没还上,又凭空多了一笔拆除费;未来说不定还得修建新的设施来“补缺”,留给镇安的账单是越来越长了。

  耗资两百万的水景瀑布建在贫困县中学,的确太过违和;但如今火速拆除,留下一个崭新的“遗址”,也不免让人觉得可惜:建都建好了,钱都已经花出去了,何必又拆掉?这“一建一拆”之间,浪费了资源,也给人瞎折腾之感。

  财政收入不足2亿元的贫困县背巨债修建“豪华中学”,是规划和决策上的失败,这点毋庸置疑;“以景区标准建学校”也并不是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正确打开方式——这都是“豪华中学”留给我们的教训。可现在的问题是,既然木已成舟,该如何收场?

  拆掉,或许是最简单的方案——都说“水景瀑布太奢华”,那就让它消失。但这就像是边吃边吐的“大胃王”,既折腾了自己,也浪费了粮食。到头来,火速拆除行动透露出的信号像是在急于掩盖问题。

  镇安“豪华中学”的问题在于奢侈浪费和不科学决策,而非建筑质量,既然建了,就没必要再拆。本质上,如今的“火速拆除”和当初的“大修大建”,都难言科学决策,如果说前者是为了“面子”,那后者则容易给人掩盖问题之感。如果要“拆”,那该拆除的也是有问题的决策思维,而不是那些仍具价值的凉亭等。

  因此,这个奢华的假山瀑布虽然扎眼、扎心,但与其拆掉,还不如留下来作为警示,借此提醒后来者:“形象工程一块石,困难群众十年粮。”

  保留“证据”也是要据此进行责任倒查,查明在这一事件中,是否存在决策上的严重失误以及程序违规,有没有人借工程之便中饱私囊。同时,也不妨举一反三,看一看在其他的项目规划中,是否也有类似的盲目决策和寅吃卯粮。

  镇安刚刚脱贫摘帽,部分民众的生活还在贫困线周围徘徊,经不起这样的“打肿脸充胖子”。对决策者而言,珍视权力,科学决策,别为了面子不顾里子,别为了好看不惜浪费,是自身应恪守的权力伦理。

  □思凝(媒体人)  

责任编辑:朱学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