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银保监会释放九大信号:货币政策需保持三个不变

  银行业盈利水平同比下降后,是不是要放松对银行资本的要求?下一步货币政策如何走?数字人民币进展如何?LPR和MLF利率连续四个月不变后,企业贷款利率还有下降空间吗?

  银行业盈利水平同比下降后,是不是要放松对银行资本的要求?下一步货币政策如何走?数字人民币进展如何?LPR和MLF利率连续四个月不变后,企业贷款利率还有下降空间吗?

  8月25日,央行副行长刘国强,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和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集体亮相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回应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谈金融机构让利:与银行的利润变化不是一一对应关系

  刘国强表示,金融部门按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为市场主体减负,与商业银行的利润变化,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更不是零和关系,不是说减负1.5万亿元,商业银行利润就相应减少,不是这个对应关系。商业银行贷款收入是贷款利率和贷款数量共同决定的。

  谈放松对银行资本的要求: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

  刘国强表示,今年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利润2.4万亿元,同比下降了12%,主要是由于银行为实体经济减负,以及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前瞻性应对未来贷款上升的压力导致的。截至今年二季度资本充足率14.21%,远高于10.5%的监管要求,所以目前没有必要下调监管要求。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保持资本充足是很重要的,未来即使资本充足率下降,也不能通过下调监管要求来满足,那样做是自欺欺人,而是要有实实在在的、丰富的补充资本的手段。

  谈应对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货币政策需保持“三个不变”

  孙国峰表示,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金融市场情绪难免受到一些影响,货币政策需要有更大的确定性来应对各种不确定性,那就是三个不变,稳健货币政策的取向不变;保持灵活适度的操作要求不变,既不让市场缺钱,也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坚持正常货币政策的决心不变,我们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以及量化宽松这样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因此也就不存在所谓的退出问题。

  谈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没有时间表

  孙国峰表示,目前,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正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创新、实用”原则,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以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检验理论可靠性、系统稳定性、功能可用性、流程便捷性、场景适用性和风险可控性。所以,目前数字人民币还是在内部封闭试点测试的阶段,还没有正式推出。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稳步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验工作,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没有时间表。

  谈LPR4个月未降:后续企业贷款利率还会进一步下行

  孙国峰表示,未来LPR的走势取决于宏观经济趋势、通货膨胀形势以及贷款市场供求等因素,具体要看报价行的市场化报价。

  他同时表示,LPR和贷款利率不是简单的对应关系,2020年7月企业贷款利率同比下降0.64个百分点,降幅明显超过同期一年期LPR的降幅,体现了LPR改革疏通利率传导机制的效果。随着LPR改革推动贷款利率下降的潜力进一步释放,预计后续企业贷款利率还会进一步下行。

  谈五大行普惠贷款增速要高于40%:完全有信心超额完成

  李均锋透露,到7月末,5家大型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是3.57万亿,较上年末增加9651亿元,增速37.1%,按照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5家大银行今年增速要在40%以上,我们认为完全有信心来超额完成这个任务。

  同时,小微企业的贷款风险水平总体可控,李均锋表示,不是在量增长的同时就放弃了风险管理的要求。目前小微企业不良贷款余额比年初增长了9.25%,不良贷款率控制在2.99%,比各项贷款不良率高出0.88个百分点,总体上还是不良容忍度之内。

  谈LPR改革满一年:促进降低贷款利率成效显著

  在谈到LPR改革一年的效果,刘国强表示,LPR的市场化程度明显提高;已经成为金融机构贷款定价的主要参考;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明显增强,贷款利率实现“两轨并一轨”;对存款利率市场化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促进金融结构优化。

  下一步,央行将进一步优化LPR传导机制,督促金融机构更好地将LPR内嵌入贷款FTP;着力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健全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为短期政策利率和以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为中期政策利率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促进市场利率围绕作为中枢的央行政策利率波动。

  谈遏制增量风险:防止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

  肖远企表示,防止新增风险快速集聚主要是强化公司治理,这是防风险的牛鼻子,所以特别强调在公司治理建设方面要有新的举措,特别是要防止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这两项是公司治理的着力点。同时,也要督促机构建立全面风险管理体系,使机构对内部的风险管理做到全覆盖,覆盖到所有人、所有的网点、所有的业务、所有的环节,不留空白,不留死角,同时也加强问责

  谈金融开放:不是为了满足别人高兴或让别人不高兴

  刘国强表示,将继续坚持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主动有序扩大金融业高水平开放。主动有序的意思是,金融对外开放是中国自己的需要,是利益所在,是理性选择,对外开放并不是为了满足别人高兴或者为了让别人不高兴。中国金融不会因为有外界逼着我们就开放,也不会因为有外界逼着我们就不开放。

  谈及下一步的考虑,刘国强表示,一是确保各项已经宣布的开放措施落地,完善相应的政策制度,促进有序衔接。二是推动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实现制度性、系统性开放,持续改善营商环境,营造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三是在扩大金融业开放的同时,我们将更加注重风险防控,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完善风险防控体系,结合中国的国情,并参考国际上的最佳实践,完善监管标准、会计准则等制度和安排,使监管能力和开放水平相适应。四是维护完善现有的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更加主动参与国际经济治理,形成参与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机制。

央行银保监会释放九大信号:货币政策需保持三个不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