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宝马半年赚43亿 华晨汽车债务危机仍难解

  此前受到债务危机传闻困扰的华晨汽车集团,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华晨中国(01114.HK)在8月20日公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
华晨宝马半年赚43亿 华晨汽车债务危机仍难解

  此前受到债务危机传闻困扰的华晨汽车集团,旗下的香港上市公司华晨中国(01114.HK)在8月20日公布了2020年中期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国收益为14.5亿元(人民币,下同),较去年同期(19.04亿元)下降23.85%;公司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40.45亿元,较去年同期(32.3亿元)增长25.24%;每股基本盈利为0.8元。此前,华晨汽车旗下的另一家港交所上市公司,新晨中国也公布了中期业绩,录得亏损7861.5万元。

  华晨中国财报公布后,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多次尝试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华晨汽车集团,希望了解包括华晨汽车负债情况在内的具体信息,但一直未获接听。

  受到财报中盈利上升的消息刺激,本周一华晨中国上升近5%,收报7.63港元。包括中金、美银美林和大和等机构均看好华晨中国的下半年表现,美银美林更上调华晨中国目标价至11.1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华晨宝马一枝独秀

  资料显示,华晨中国的业务主要分为三部分,分别是通过其主要合资企业华晨宝马制造及销售宝马汽车,通过附属公司华晨雷诺金杯制造及销售轻型客车、多用途汽车(MPVs)及汽车零部件,以及透过其附属公司华晨东亚汽车金融向客户及经销商提供汽车金融服务。

  华晨宝马是财报里唯一的正向因素,财报称上半年华晨宝马共卖出262012辆宝马汽车,比去年同期的264194辆减少0.8%。由于华晨宝马在今年完成了产品升级换代,特别是2019下半年推出的新一代3系,和本土生产的新 X2,这些车型为2020年上半年的宝马单车均价利润的提升作出了贡献。

华晨宝马半年赚43亿 华晨汽车债务危机仍难解

  华晨宝马销售数据

  单车利润的提升,令到华晨宝马虽然销量下降,但净利润从2019年上半年的35.524亿大涨至今年上半年的43.833亿,涨幅高达23.4%,继续成为华晨中国的利润奶牛。据统计,2015年到2019年,华晨宝马已经向华晨中国贡献了仅270亿元的利润。

  相比之下,华晨雷诺金杯的销售数据则逊色不少。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华晨雷诺共销售11733辆轻型客车及MPVs,较2019年同期售出的20234辆减少42.0%。售出的轻型客车当中,海狮轻型客车占10782辆,较2019年前六个月售出的18132辆减少40.5%。阁瑞斯MPV的销量由2019年上半年的1428辆下跌33.4%至2020年同期的951辆。值得一提的是,之前有媒体称海狮客车去年销售不足20000台,从财报数据看这并不属实。

  报告认为,海狮及阁瑞斯的销量下跌,主要是受到本年度第一季度经销活动受公共卫生事件大流行引致封城的影响。相关的的销售成本和销售开支分别减少23.9%和54.4%,部分弥补了销售下跌的损失。

  非汽车业务方面,华晨中国的汽车金融业务今年上半年获得长足发展。财报显示,汽车金融服务分部营收同比增长35.5%至3.04亿元,分部业绩同比增长80.6%至5,073万元。由于汽车金融业务已经打通了和捷豹、路虎、特斯拉等非华晨系的品牌合作,董事会对其寄予厚望。

  母公司陷入债务危机

  虽然华晨中国的业绩令到很多投资者感到振奋,但母公司华晨汽车集团的债务危机却似乎仍看不到解决方法。8月12日,华晨汽车多只存续债出现大跌,截至当日收盘,18华汽01报收55.8元,下跌19.93%;18华汽02报收56.93元,下跌18%;18华汽03报收59.8元,下跌17.16%。8月13日,华晨宣布8只存续债暂停竞价系统交易,仅采取报价、询价和协议交易的方式进行交易。

  据统计,截至一季度末,华晨汽车集团获银行授信额度325.65亿元,未使用额度为23.68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0.67%和48.22%。授信额度的下降,对公司未来业务经营和资金周转或产生影响。

  而自2010年以来,华晨汽车开始发行各类债券,累计发行39只,债券融资规模为330亿元,目前仍存续的有21只。不过,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华晨汽车累计负债已经高达1226.75亿元。而部分债务的偿付似乎出现问题,今年四月和五月,华晨控股已经有13次登上被执行人榜单,涉及金额七千多万元。

华晨宝马半年赚43亿 华晨汽车债务危机仍难解

  部分被执行人信息

  市场监管部门对华晨汽车的债务状况开始关注,8月14日,上交所就间接控股股东华晨集团债务危机事项向申华控股发出监管工作函。华晨汽车债券融资相关负责人曾经向媒体否认公司资金出问题,“至少到今年年底前,债委会银行保证不会给华晨断贷。刚性兑付这方面,目前通过转让华晨中国的股权、清欠盘活、销售回款和应收账款等几种方式,从现在到2023年3月份之前的所有的刚性兑付资金实际上已经全部到位,因此在2021年3月份之前的刚性兑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此前据《第一财经》报道,华晨的财务负责人曾经表示1200多亿的债务主要用于投资,包括宝马大东扩建项目、发动机厂项目、铁西工厂扩建项目等。

  脱困任重到远

  除了华晨中国半年财报里公布的车型,其他华晨自产车型在上半年的销售表现确实有些惨淡,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销量仅为3,186辆;金杯汽车的上半年总销量则为7,661辆。而号称研发投入26亿,由时任华晨汽车集团董事长祁玉民亲自主导研发的高端MPV——华颂7,今年上半年更是一台都卖不出去了。

华晨宝马半年赚43亿 华晨汽车债务危机仍难解

  华颂7

  过往几年单靠宝马一个盈利点,无法让华晨摆脱债务困扰。作为辽宁省重工业基地的支柱企业和重点国企,辽宁省政府在今年开始花大力气帮助华晨脱困。据媒体报道,辽宁省国资委已经已经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专门研究和应对华晨汽车的问题,协调省内与华晨业务相关的职能部门,全力以赴帮助华晨度过本次债务危机。另外,辽宁交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在今年的5月和7月入手了华晨中国股本的3.96%和7.93%。

  重要合作方宝马也给予了大力帮助。7月,华晨集团获得华晨宝马零部件配套订单,总额达500亿元。8月,德国宝马派遣了20名专家进驻华晨集团,帮助华晨提升自主品牌的业务水平。

  华晨自身也开始内部改革,公司副总裁齐凯在8月14日的中国汽车论坛上指出,“按照原体系,华晨集团有九层管理关系,比较复杂,现在我们搭建了三级管理体系,这是华晨集团最近做的一个重大变革。”齐凯还提出,在“十四五”期间,华晨会将优质资源集中到主业里面,采取聚焦战略。

华晨宝马半年赚43亿 华晨汽车债务危机仍难解

  华晨汽车副总裁齐凯

  聚焦主业,说白了就是要多卖车。在除了宝马品牌的车型都销售疲弱的状态下,华晨把目标投向了新能源市场。齐凯表示,2018年成立的合资公司华晨新日,预计今年年底投产第一款新能源车,“有三个平台,五个产品正在打造,未来实现年产销12万辆”。时代周报新媒体粗略计算了一下,如果这个目标能够达成,华晨新日新能源车的销量将仅次于华晨宝马,有望成为集团内又一个利润奶牛。

  另外,华晨汽车集团在6月29日成立了华晨出行服务有限公司,正式布局出行业务。不过从华晨管理层的表态上看,集团未来的重心依然是乘用车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新推出的汽车产品能否受到市场欢迎,将决定整个华晨汽车集团的未来命运。

华晨宝马半年赚43亿 华晨汽车债务危机仍难解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