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董事会出现重大分歧 投资方力主出售 TikTok

  “一些人认为字节急于妥协;它的股东则认为迟迟不妥协才导致行政令出台。”

  “一些人认为字节急于妥协;它的股东则认为迟迟不妥协才导致行政令出台。”

字节跳动董事会出现重大分歧 投资方力主出售 TikTok 图/Pixabay

  文 |  房宫一柳

  字节跳动的高速增长曾给投资者带来巨大回报,但在特普朗政府针对 TikTok 的极限施压下,美国投资人与张一鸣之间产生了裂痕。

  《晚点 LatePost》从多位消息人士处独家获悉,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持续重压下,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就 TikTok 出路出现重大分歧。

  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矛盾点聚焦在是否尽快出售 TikTok 美国业务上。“张一鸣在处理 TikTok 美国业务这件事上,与美国投资人意见不同。近期董事会上发生过激烈的争论。”

  据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字节跳动从 2012 年的天使轮至今经历了 7 次融资。在其一系列投资者名单中,不乏 Sequoia Capital(红杉资本)、SIG(海纳)、Tiger Fund(老虎基金)、GA(泛大西洋资本)等西方金融巨头,以及一些中国知名的投资机构和科技公司。

  8 月 24 日,路透社报道称,部分字节跳动投资方正在讨论以其所持字节跳动中国股权,置换 TikTok 的股权。

  这些美国投资方希望让张一鸣彻底剥离 TikTok。按照这个设想,投资方将控股 TikTok,再引入微软或甲骨文等美国公司作为小股东,以期特朗普政府放弃封杀 TikTok 的总统令。

  截止发稿,字节跳动对此拒绝置评,投资方也没有回复。 

  字节跳动数次拒绝股东拆分 TikTok 的计划

  早在 2019 年年底,股东已经就拆分 TikTok 向张一鸣提出建议。据接近 TikTok 高层的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针对字节跳动 2017 年收购 Muscial.ly 一案的调查开始不久,就有美国股东向张一鸣提出拆分 TikTok 美国业务的方案,让美国股东持有多数股权,并引入战略合作伙伴。

  但提议最终被张一鸣否决。

  “他没说太多,但态度很坚决。他认为拆分 TikTok 美国业务对全球化平台的完整性是极大的伤害。” 该知情人士补充说。 

  前述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最终 TikTok 在美国建立了透明中心,是采纳了微软的建议。当时,张一鸣正和微软接触,希望能够就美国业务达成云合作和安全解决方案。张一鸣 12 月飞往西雅图,透明中心建立在那次会面之后。但这并不是股东要求的股权分拆,也没有让美国投资人持有超过半数股份。

  董事第二次提出对 TikTok 美国的拆分方案,是在 2020 年 6 月。

  TikTok 被印度政府封禁一事,引起了股东对对事态从印度蔓延到美国的担心。但张一鸣仍没有同意拆分意见。 

  当时,Coatue 基金的 Philippe Laffont、美国泛大西洋资本(General Atlantic,下文简称 GA)的 Bill Ford 等董事,多次联系张一鸣表达忧虑。另一位接近字节跳动股东的知情人士回忆,字节跳动投资人 KKR、GA 多次提出与 TikTok 的 CFIUS 调查代表律师沟通的要求,他们对该调查可能的结果表现出极大顾虑,有董事提议召开董事会。 

  这位接近字节跳动股东的知情人士称,那次董事会有激烈的交锋。“美国投资人倾向去赶快跟美国政府和解、妥协,希望尽快拆分 TikTok 美国业务。” 

  董事会之外,也有人提出了其他方案。6 月底,在中美均拥有深厚人脉的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联合微软提出了控股 TikTok 的方案。 

  但 “张一鸣比较固执”,知情人称,他还是对非出售的方案抱有希望,认为可以通过公司治理和技术合作,解决美国政府的顾虑。 

  《南华早报》8 月 2 日的一篇报道提及,面对 TikTok 在美国的潜在危险,“董事会里除了张一鸣,都同意出售”。

  8 月,特朗普连出两道行政令,事态愈加严峻。 

  “特别是第一道行政令,针对了整个字节跳动的全球业务,公司内部措手不及。” 前述接近 TikTok 高层的内部人士透露,美国股东不希望此时与美国政府发生正面的冲突,认为应尽量满足特朗普的要求,避免激怒美国政府,导致 TikTok 被关停。在他们看来,由有实力的美国公司收购 TikTok 美国业务,既能得到现金回报,也大概率能保住 TikTok 全球其他国家的业务发展。 

  “一些人认为字节跳动过于软弱,急于妥协;但它的美国股东却觉得,正是迟迟不肯妥协才导致行政令的出台。” 知情人士说,“张一鸣就在这个夹缝里”。 张一鸣想尽量保持全球业务的完整性。

  上述消息人士均拒绝透露是哪些投资人代表与张一鸣产生了分歧。 

  投资方可以在董事会挑战张一鸣 

  接近字节跳动股东的知情人士称,在当前字节跳动的公司治理结构下,创始人张一鸣及其管理团队对如何处理 TikTok 美国并无绝对的控制权。 

  首先是董事会和股东的限制。 

  按规定,字节跳动处置重大资产需要至少过半数的董事同意,获得董事会的批准。而在股东层面,拥有优先股的投资人股东通常对重大事项还有一票否决权。 

  如果字节跳动在发展过程中曾经有海外债权融资,海外的债权人也有权干预公司的资产处置。 

  “如果张一鸣及其管理团队的最终决策行为明显不符合股东利益,股东可以召集董事会,要求罢免张一鸣的职务,甚至可以据此起诉张一鸣。” 该知情人士说。 

  这位知情人士还透露,美国股东提出方案,如果张一鸣及公司管理团队决定不出售 TikTok,为了自身权益,他们也会推出资产重组方案,TikTok 美国的股权将被全部转移给现有的美国股东。

  “本来是一个黄金做的宝塔,非常精美,上面挂满了珠宝玉石。现在把这个黄金做的宝塔砸碎了,把珠宝玉石也全部砸碎了,只能按碎金子卖,那这个价值肯定差很大。” 该内部人士评价。 

  留给张一鸣的时间不多了。7 月 23 日的公开报道显示,包括 Coatue 在内的一些字节跳动风险投资者,催促张一鸣出售 TikTok 的多数股权。据知情人透露,泛大西洋资本的 Bill Ford 等董事近日已经联合提出 TikTok 美国出售交易方案,并催促张一鸣决策。 

  最新的消息是,字节跳动将于美国时间 8 月 24 日,发起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诉讼。起诉的依据是,8 月 6 日行政令援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并没有遵循正当程序。同时,据 CNBC 报道,字节跳动正在做最坏的打算,开始准备 TikTok 美国业务的 “关停预案”,以确保即使该应用在美国被关停,其员工也能继续获得报酬。 

 

字节跳动董事会出现重大分歧 投资方力主出售 TikTok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