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和TikTok禁令双双被诉,考验美国“司法独立”的时候到了

  翊坤  美国当地时间8月24日,TikTok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而就在几天前,非营利组织“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在位于旧金山的联邦法院起诉特朗普政府。至此,特朗普6日签署限期禁止同微信和TikTok交易的两项行政命令,均已受到法律挑战。

  翊坤

  美国当地时间8月24日,TikTok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而就在几天前,非营利组织“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在位于旧金山的联邦法院起诉特朗普政府。至此,特朗普6日签署限期禁止同微信和TikTok交易的两项行政命令,均已受到法律挑战。

  这两起诉讼不仅表明当事企业及广大用户借助法律积极捍卫自身正当权益的姿态,更是构成对美国所谓“司法独立”成色的考验。

  直以来,美国自诩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并以这种“分权制衡”的制度设计为傲。但近年来,美国总统越来越频繁地动用行政命令,以此绕过国会的立法程序,早已引发外界对美国行政权力过分膨胀的担忧。

微信和TikTok禁令双双被诉,考验美国“司法独立”的时候到了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更是无限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恶意打压华为和字节跳动等中资企业。这既是对市场原则的践踏,也是对法治精神的违背。

  具体到此次针对微信和TikTok的行政命令而言,无论是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23日发表的声明,还是“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提出的诉讼理由,都提到行政命令违反正当法律程序。在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并重的美国,程序正当性甚至由宪法第五修正案作出特别要求。而微信和TikTok禁令对于“禁止交易”的具体界定语焉不详,设置的几乎是任由美国政府自由裁量的“口袋罪”。

  而在实体方面,这两项禁令更是难言“正义”。微信和TikTok都是在美国及全球范围内用户基础极其广泛的社交媒体平台。政府扬言关停这样的主流平台,不仅在美国历史上没有任何先例,而且涉嫌侵犯大量民众的表达自由权。而表达自由,正是由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护的。

微信和TikTok禁令双双被诉,考验美国“司法独立”的时候到了

  因此,在当前美国政治高度极化的背景下,美国法院能否坚守司法独立,认定两项行政命令违宪,十分值得关注。

  现在美国政府因微信和TikTok禁令受到起诉,按照规定司法部应该是直接应诉部门之一。但是,现任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屡屡被指出于政治目的“腐蚀司法系统独立性”。上个月巴尔还越俎代庖,代替经济部门的负责人训斥美国企业“甘当中国势力的走卒”,配合蓬佩奥发表攻击中国经济政策的演讲,被外媒称为美国反华“四人帮”之一。考虑到巴尔的表现,我们或许无法指望他对这两款中国应用软件作出公正客观的陈述,甚至可以预期或许还会有更多毫无根据的抹黑。但作为美国法治精神“最后屏障”的法院,能否守住底线,我们以及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