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坡作战”,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律师回应立案挑战总统令

  作者:易柏伶  一场美国微信用户起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案件正在进行,案件主理律师迈克尔•比恩称,这是一场“爬坡作战”。

  作者:易柏伶

  一场美国微信用户起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案件正在进行,案件主理律师迈克尔•比恩称,这是一场“爬坡作战”。

  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8月21日,一些美国的微信用户向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称特朗普针对微信的行政令侵犯了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违背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8月6日签署行政令,宣布对社交网络软件TikTok和微信进行全面限制措施。该项禁令称移动应用程序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将于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管辖范围内的个人或实体与TikTok、微信及其中国的母公司进行任何交易。

  关于此次诉讼,腾讯对第一财经表示不予置评。

  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立案挑战总统令

  据美联社报道,这次诉讼由一个在新泽西州成立的非营利组织“美国微信用户联盟” (U.S. WeChat Users Alliance)发起,该组织发起人为五名美籍华裔律师。原告表示,他们在工作、做礼拜和与在中国的亲戚保持联系时都依赖这款应用,他们与微信及其母公司腾讯控股没有关联。

  美国微信用户联盟于8月21日下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区的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推翻这一“禁令”。其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被列为被告。

  该联盟表示,特朗普的行政令除了侵犯用户的言论自由权利外,还违背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所规定的“正当程序”原则。他们在申诉状中指出“无论是行政令本身还是白宫都没有提供具体的证据,证实他们所宣称的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种言论”。

  美国微信用户联盟在其官网中指出,该总统令的覆盖范围过广,违反了美国宪法中的第一修正案、平权条款、程序正义条款和宗教自由恢复法等基本权利。微信作为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和社交媒体,是几百万在美华人用来与亲友沟通、探讨和参与美国政治活动的重要工具,同时也是组织慈善、宗教和文化活动、发展客户和沟通业务的平台。这些交流沟通不构成所谓的“国家安全”的威胁。此外,该总统令限制了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

  美国大纽约地区英卓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曹英是该联盟发起人之一,曹英律师对第一财经表示,这项诉讼得到了数百位在美华人的捐款支持。截至8月24日美东早10:40,美国微信用户联盟已经收到捐款$88,625.20。“我们只接受美国境内的捐款, 因为我们代表的是美国境内的微信用户,即总统令针对的和直接影响到的人。”

  曹英表示,联盟第一阶段筹款目标为 $100,000,用于提交诉状立案和申请禁制令。第二阶段(即上诉到第九巡回法庭阶段)筹款目标为$100,000。

  胜算如何?

  除了指控特朗普总统禁令违反了美国宪法中的第一修正案,曹英代表美国微信用户联盟对第一财经指出,此份总统令针对的对象为在美华人,因为微信主要是在美华人在使用。鉴于微信对于几百万在美华人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总统令的歧视性影响是毫无疑问的。再者,这一总统令也超越了美国国际紧急状态经济制裁法的合法授权范围。该法禁止总统以直接或间接方式禁止任何方式的交流,而这一总统令正是要切断几百万在美华人的交流渠道。

  “联邦法庭有先例,曾认定社交媒体为‘公共集会的场所’(places of public assembly),微信是社交媒体,因此使用微信进行交流和沟通是应该受到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行为。”曹英对第一财经表示。

  据了解,旧金山知名律师事务所Rosen Bien Galvan & Grunfeld LLP律师事务所冠名合伙人迈克尔•比恩大律师,已正式加盟美微联会的诉讼行动。美国微信用户联盟称,比恩律师善打案情复杂、规模庞大的跨司法管辖区官司,以宪法诉讼见长,2010年被权威的《加州律师》杂志评为年度最佳律师,并于2013年起一直登榜《全美最佳商业诉讼律师》排名。

  迈克尔•比恩律师曾指出,此案的关键是受宪法保护的重要权利遭到了威胁。在美华人依靠微信与朋友和客户进行交流。“特朗普禁用微信的企图不但危及我的客户而且也危及所有美国人的宪法权利。试想如果总统以含糊其辞的 ‘国家安全’为由,禁止所有美国人使用或对使用ZoomFacebook、YouTube、Twitter、 Instagram定罪 – 要知道这些软件象微信一样也都收集并分析用户数据 – 大家该作何感想?”

  不过,迈克尔•比恩也坦承这场诉讼将存在相当的难度,是一场“爬坡作战”(uphill battle)。他表示,特朗普颁布总统令时援引了国家紧急状态法,而在与 “国家安全”相关的议题上,法庭的态度一般是“非常遵从的”。但此案也是一次看法庭如何诠释总统权利界限的机会。

  “总统令会带来迫在眉睫的伤害,我们计划这周向法院申请禁止令,并要求法院走加急程序,以争取推迟总统令的生效日期或在总统令生效前获得判决。”曹英对第一财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