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离职、市值一夜蒸发200亿 唯品会遭遇“至暗时刻”

  原标题:热点 | CFO离职、市值一夜蒸发200亿,唯品会 遭遇“至暗时刻”?  
CFO离职、市值一夜蒸发200亿 唯品会遭遇“至暗时刻”

  原标题:热点 | CFO离职、市值一夜蒸发200亿,唯品会遭遇“至暗时刻”?  

  文:李晓光  石丹

  唯品会CFO杨东皓离职了。

  这则人事变动消息与唯品会(VIPS.US)二季度财报一起发出。财报披露,杨东浩将于2020年11月起卸任公司首席财务官一职,公司董事会已任命杨东皓为新的非执行董事,并随其职位变更而生效。目前公司已经开始寻找新的首席财务官的程序。公开资料显示,杨东皓在唯品会CFO的位置上坐了9年。对于杨东皓离职的具体原因,唯品会方面没有回复《商学院》记者的采访。

  财报数据显示,唯品会第二季度净营收达241亿元,同比增长6.0%,高于市场预期的237.84亿元,季度活跃用户同比增长17%,增至3880万人。

  与此同时,唯品会还实现了连续31个季度的盈利,本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5.36亿元,同比大增88.9%,高于市场预期的11.54亿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唯品会股价却迎来了暴跌。在财报发布当晚,唯品会盘中一度跌超20%,一夜之间市值蒸发200亿元,而且在第二天,唯品会市值颓势不减,又蒸发40多亿元。

  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唯品会以8000万月活用户规模,在国内移动购物App中位居第五位,与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用户规模差距悬殊,且增速远远落后。

  唯品会还有戏吗?

  受CFO辞职影响?

  2020年第二季度,唯品会交出了一份还算不错的财报。

  根据财报显示,唯品会第二季度净营收241亿元,同比增长6.0%,GMV突破384亿元。在利润方面,按照通用会计准则,唯品会第二季度归属股东净利润为15亿元,同比上涨88.9%。按照非通用会计准则,唯品会二季度归属股东净利润为13亿元(约合1.869亿美元),同比增长24.3%。

  用户层面来看, 二季度唯品会活跃用户数增至3880万人,同比增长17%。本季度,唯品会总订单数为1.705亿,相比去年同期的1.478亿单增长15%。

  而除了营销费用增至10亿外,唯品会本季度各项费用均有所缩减,总运营费用为38亿元,比去年同期的42亿元下降9%,连研发费用也下降27.7%,由上年同期的4.2亿元大幅降到3亿元。

  只是在毛利润方面,唯品会2020年第二季度的毛利润为49亿元,而去年同期为51亿。2020年第二季度的毛利率为20.5%,去年同期为22.4%。

  唯品会官方解释,“616年中大促”,公司为带动用户新增和营收增长,发放更多深度折扣和优惠券,并投入更多营销费用。

  为加速消化库存,唯品会加大日常折扣的深度,与品牌联合推出“六折上新”、“经典款三折”等日常优惠活动;上线 “616”、“818”等大型活动,加速商品的周转速度,安踏、百丽、安德玛、斐乐、太平鸟等服饰穿戴类大牌,竞相捧场,打出“3折封顶”的促销力度。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唯品会董事长兼CEO沈亚也表示,很多厂商找到唯品会,希望帮助清库存,由于行业库存加大,供应商愿意给出更好货品、更低折扣,预计因疫情而导致的高库存会持续到明年年底。

  没有想到的是,财报发布后唯品后的股价迎来了大跌。有观点认为,此次波动的出现与杨东皓的离职有关。正是在杨东皓手里,唯品会股价一跌再跌后翻盘成为了“妖股”,市值一度高达178.79亿美元。

  网经社-电子商务中心主任曹磊在接受《商学院》时表示,是有受杨东皓离职的影响,但市场也有些过度反应了。“前一段时间,唯品会股价一直处于上涨状态,现在也只是短暂的回调,还有可能涨上去。”他进一步说到。

  唯品会还能逆风翻盘吗?

  唯品会成立的时间并不算晚,2008年网站就已经上线。与阿里、京东等平台不同的是,唯品会主要是在线上销售特卖商品,涵盖名品服饰鞋包、美妆、母婴、居家等各大品类。

  在成立四年之后,唯品会正式登陆纽约交易所,股价也一路飙升,市值一度超过150亿美元,也成为国内市场份额排名第三的电商公司。

  这样的光景并没有维持多久。从2015年开始,唯品会先是营收增速放缓,后随着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平台的崛起,其活跃用户增速也开始下降。

  在2018年一季度,唯品会活跃用户同比增幅更是跌到零。最终,唯品会投向了腾讯和京东的怀抱,后两者以现金形式向唯品会投资共计约 8.63 亿美元。

  除了认购股票外,腾讯将在微信钱包界面给唯品会提供入口,京东也会在手机 App主界面和微信购物一级入口的主界面接入唯品会。

  在两大巨头的助攻之下,从2019唯品会活跃用户数量呈现增长态势,一至四季度同比增速分别为14%、11%、21%、19%。在2020年第一季度出现下滑后,第二季度又再次维持上涨态势。

  与此同时,唯品会也在进行多元化尝试。早在2016年10月,互联网第三方支付热火朝天之际,唯品会推出唯品金融。2017年,唯品会战略规划出“三驾马车”——电商、金融、物流。

  但这并没有帮助唯品会完成自我救赎。2019年,唯品会先是“忍痛割爱”,甩掉物流业务,重新与第三方快递公司建立合作;而被其视作新的增长极的金融业务,在财报中已经变成了其它收支选项。

  多元化无望的唯品会又回到电商这个主赛道上,大手笔进行线下的布局。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唯品会在线下开始尝试,其门店采用直营而非加盟的方式,范围遍布1-5线城市,甚至收购了杉杉商业集团有限公司,一家奥特莱斯连锁集团。

  只是唯品会还能重回巅峰吗?

  在曹磊看来,唯品会的特卖模式没有可以对标的对象,不好向资本市场讲故事。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则表示,唯品会各项数据都不错,但其模式还是比较陈旧,想象空间不够。

  而在今年8月,高瓴资本在美国证监会网站发布的公司2020年第二季度的美股持仓情况显示,其减持了持有的唯品会股份股票,合计156.77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