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禁TikTok两个月 印度山寨应用丛生

  封禁TikTok两个月 印度山寨应用丛生  作者: 钱小岩  当一个国家封禁了TikTok(抖音海外版),这一应用程序的影响力就会随之消失吗?答案是否定的。

  封禁TikTok两个月 印度山寨应用丛生

  作者: 钱小岩

  当一个国家封禁了TikTok(抖音海外版),这一应用程序的影响力就会随之消失吗?答案是否定的。

  印度封禁TikTok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月。在封禁后,短视频手机应用大批在印度市场上安营扎寨,扩充地盘,其中既有成熟的国际品牌,也有大量印度本土企业,甚至是TikTok的粗糙山寨版——然而无论是哪一种,都无法做到取代TikTok。

  而近来更有消息披露,印度最大的私有集团印度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从7月底开始就与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接洽,商谈收购后者印度业务事宜。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盈科律师事务所印度投资服务中心联合创始人沙俊表示,与美国市场略有不同,在印度市场上TikTok做到了一枝独秀,至今仍然拥有很高的知名度。当前,虽然也存在替代产品,但实力相比要弱很多,一方面TikTok对印度市场非常不舍,另一方面其他企业也认识到了它独有的价值。

  无以替代

  当地时间6月29日,印度以所谓的国家安全为由,公告宣布阻止包括TikTok在内59款手机应用在印度的使用。在此之前,印度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拥有超过2亿名用户。

  在禁令生效后,除了让2亿多用户无所适从,还让20万有影响力的短视频创作者陷入了困境。TikTok的流量分成是他们中很多人重要的生活来源。

  在TikTok封禁后,它的印度用户和创作者就开始了四处逃散的历程。有的转向国际互联网老品牌的YouTube和照片墙(Instagram),也有的转向了已存在的印度本土应用,诸如Chingari、Mitron和Roposo等。

  看到有机会在短视频市场分得一杯羹,印度电子科技企业也纷纷行动起来,推出了自己的短视频应用。如本土社交平台ShareChat推出了Moj、娱乐企业Zee5发布了HiPi、音乐流媒体巨头创建了HotShots。

  一时间印度短视频市场各种应用横空出世,眼花缭乱。

  同时,外部互联网大佬也闻到了商机,向这些应用注入资金。

  如据印度媒体报道,微软计划向ShareChat投资1亿美元(约合6.9亿元人民币)。不过该谈判仍处于初期阶段,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完成。

  不过,虽然有如此之多的应用争相试水,但至今为止,它们均难言成功。

  根据市场研究和数据分析公司YouGov的最新调查显示,TikTok的影响力挥之不去。有超过60%以上的印度人表示,他们依然希望政府能够取消对TikTok的禁令,以重新用上该应用。

  反观这些打着“印度制造”标签的本土应用,不仅应用下载量一般只有几百万次,而且核心的AI算法与TikTok也有天壤之别。尝试点开以后不难发现,其界面多与TikTok高度相似,很难找到应用自身的独创元素。此外,当成千上万“失联”的TikTok用户涌向这些应用时,很多平台不堪重负,直接宕机。

  云安全公司Approyo的CEO卡特(Chris Carter)表示,这些新应用的确有替代TikTok的潜力,但缺失了相当多重要的因素,例如寻找到用户的痛点、针对特定人群的定制化营销等。卡特说:“当你作为TikTok的替代品出现时,就意味着你无法超越它。”

  印度“网红”营销公司MAD Influence的创始人和CEO也表示,印度TikTok的模仿者缺乏短视频领域内的专业知识,在未来如何掌握这一领域内的基础知识,成了他们的挑战。

  此外,虽然印度以安全为由封禁了TikTok,但是这些新创建的应用不仅没有更安全,反而存在着很多明显的安全漏洞。今年7月,一位网络安全研究人员惊奇地发现,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任何一个Chingari的账户,获取其详细信息。而另一款应用Mitron,长期以来甚至没有明确的隐私政策。

  首富收购

  TikTok目前在印度市场上的估值在30亿美元左右。

  2019年4月,字节跳动曾表示在未来3年内将在印度市场投资10亿美元。同年7月,字节跳动宣布将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为在印度当地储存印度用户数据做准备。

  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CEO)梅耶尔(Kevin Mayer)7月在致印度政府的一封信中表示,公司并未有泄露用户数据的行为,并且印度用户数据存储在位于新加坡的服务器中。

  在封禁后,有知情人士透露,过去几年,字节跳动在印度的投资超过10亿美元,如今旗下产品在印度市场几乎全部折损,导致的损失超过60亿美元。

  TikTok在印度拥有超过2000名员工,当前虽未正式裁员,但如果封禁的状态不解除,长期来看裁员可能难以避免。在最近几周,已有多名高级主管离职。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沙俊表示,TikTok在其全球化的发展过程中,一直相当配合各国政府的政策和要求,“态度一直很好”。他还举例表示,TikTok在印度6月宣布的封禁名单中排行第一,但即便如此,该公司还是公开表态将配合印度政府,快速自行下架。“态度如同一位三好学生。”沙俊说。

  不过沙俊说,虽然TikTok的态度很好,但是印度政府并没有因此摘下“有色眼镜”,至今没有在TikTok问题上做任何让步。他说,作为一个企业,生存是第一要务,没有现金流没有成长,TikTok在印度的处境将十分艰难。

  不过,从8月中旬开始,印度媒体曝出消息,早在7月底,印度信实工业就开始与字节跳动开始了接洽,可能会投资TikTok的印度业务,目前谈判处于早期阶段。

  信实工业由印度首富安巴尼(Mukesh Ambani)控制,是印度最大的私有集团,成立于1966年。鉴于安巴尼的影响力,以及印度总理莫迪盟友的身份,印度公众认为如果信实工业入主TikTok,或许就能改变TikTok当前的命运。不过对于投资事宜,当事双方均拒绝评论。

  2016年信实工业以低价策略成功进军印度移动通讯市场,其子公司JioPlaform,在短短4年内超越印度市场内所有老牌的运营商,成为印度第一大电信运营商。Jio已拥有3.88亿移动用户,这几乎占印度一半以上的网络用户,其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内拥有超过5亿移动用户。

  虽然拥有接近4亿用户,但是用户一直对Jio推出的应用不怎么感兴趣。信实工业如果投资TikTok,可以进一步加深与终端用户之间的联系,强化市场地位。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沙俊表示双方的谈判尚处于早期阶段,如果不参与其中,就很难知道具体的细节。但是信实如果投资TikTok,可以预见有几种可能:首先是出售股权,使信实工业享受到一部分红利,或者再进一步向信实工业转移技术,甚至包括TikTok剥离其印度业务,由信实工业接手。

  此外,有消息显示,微软也有兴趣收购包括印度和欧洲在内的TikTok全球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