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规顺风车也被罚?首部顺风车联合团体标准计划年内出台

  原标题:合规顺风车也被罚?首部顺风车联合团体标准计划年内出台  “有一些地方会把真顺风车以非法营运来处罚,这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得还不够,我们还需要跟当地的管理部门进行更多的沟通,并尽快对什么是真顺风车,什么是非法营运形成共识。”

  原标题:合规顺风车也被罚?首部顺风车联合团体标准计划年内出台

  “有一些地方会把真顺风车以非法营运来处罚,这说明我们的工作做得还不够,我们还需要跟当地的管理部门进行更多的沟通,并尽快对什么是真顺风车,什么是非法营运形成共识。”

  8月23日,在第二届中国顺风车健康发展法律论坛上,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运营副总裁李跃军在演讲中如是表述。

  论坛上发布了《引导顺风车事业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相适应合肥行动计划》,宣布以霍宪丹、牛兴全、宋中杰为顾问,以刘桂明为主任的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成立,年内将会同全国性法律研究、道路运输、环境保护、公共安全等机构出台首部顺风车联合团体标准。

合规顺风车也被罚?首部顺风车联合团体标准计划年内出台

  论坛后,李跃军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的成立及合肥行动计划的发布能够让各方对什么是真顺风车、如何规范、有序发展顺风车达成一定共识,最终能够给个别城市的政府主管部门出台或修订法规的时候提供更多的参考依据。

  “如何去界定顺风车的合乘分摊出行成本现在其实不太明确,标准在哪里?而顺风车法律及标准化工作委员会做一些工作,能够让各方对于分摊费的标准能够有更清楚的认知。未来对整个行业的有序发展会带来非常积极正面的作用。”李跃军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据李跃军透露,嘀嗒出行平台的订单量在今年六、七月就已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对于越来越多新玩家加入顺风车市场,李跃军表示,从竞争的角度看对嘀嗒出行的影响很小。“顺风车的特征决定了必须要有规模效应,它需要车主和乘客路线和时间两个维度的巧合,如果你达不到一个规模,用户的体验就很不好,顺风车的平台就做不起来,这也决定了这个行业的门槛比较高。像嘀嗒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一个城市注册的顺风车主都是超过50万甚至100万,只有这个量级才能服务好用户。 其实我们欢迎更多的平台来做,至少能够让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因为发展顺风车业务确实是利国利民的事情。”

  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在《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私人小客车合乘有利于缓解交通拥堵和减少空气污染,城市人民政府应鼓励并规范其发展,制定相应规定,明确合乘服务提供者、合乘者及合乘信息服务平台等三方的权利和义务。”

  此前,顺风车市场主要以嘀嗒出行和滴滴出行为主。近几年,哈啰出行、高德出行等纷纷进军这一市场。

  据城市智行信息技术研究院院长沈立军介绍,目前顺风车已成为城市公共交通的重要有益补充,顺风车覆盖了400个城市,有17家共享平台为顺风车提供出行服务,目前已经有3亿的注册乘客,3000万的注册车辆,提供了1.2亿个共享座位。2014年9月到2019年12月,顺风车主和乘客共同行使260亿公里。以北京为例,每辆小汽车坐两个人,303万私家车可以提供22.1亿人次的出行。

责任编辑:吴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