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系的老师们

  原标题:中文系的老师们  1985年9月10日,下着雨,我在一名学长也是老乡的带领下,走进了陕西师范大学的校园入学报到,成为中文系八五级一班的一名学生,也是从这天起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原标题:中文系的老师们

  1985年9月10日,下着雨,我在一名学长也是老乡的带领下,走进了陕西师范大学的校园入学报到,成为中文系八五级一班的一名学生,也是从这天起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中文系的老师们

  七百亩的大校园、古香古色的图书馆、对称结构的校园布局以及优美的环境让我心生敬畏。在这里上课、自习、借书、运动、交友。春夏秋冬,日月穿梭,本科四年在“三点一线”(宿舍、食堂、图书馆)式的生活中很快过去了,而且一晃毕业已有30年。回首往昔,许多往事已经忘却,但一些老师们留下的印象记忆犹新。

  

中文系的老师们

  第一个认识的老师是辅导员任应坤老师。他当时是毕业班学生,单位正考察他准备留校,自然很年轻。在“白宫”楼前报到时,他坐在一把大雨伞下的一张课桌前,目光亲切又威严,人显得很精神。我来报到,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报上姓名,他听了笑着说,这个名字熟悉,招生时,他就注意到了,“因为你是第一志愿报考陕西师大中文系。”他接着问,“有些学生不愿当老师,第一志愿不报师范,你为什么第一志愿报陕师大呢?”我回答说:“陕师大的中文专业比较有名,我喜欢文学,所以就报了。”其实,每一个报中文系的学生心中都有一个文学梦,但那样的大话显然不能随便说的。面对大学的老师,又是“班主任”,我十分紧张,不知说什么好。任老师的平易近人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1995年,我来师大工作,与任老师接触更多,但我始终记着报到时任老师留给我的印象。

中文系的老师们

  专业课老师很多,他们讲课都颇有风采,至今难以忘怀的是这几位老师的课。听他们讲课如沐春风,是一种精神享受。

  一天,七十多岁的辛介夫先生在助教的搀扶下来到我们的1107教室。老先生童颜鹤发,目光炯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讲的是《说文解字》。我想汉字有什么好讲的,而且难讲。可是,他一开讲,我立刻被吸引住了。他讲造字“六法”: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先讲象形字,他在黑板上画出日月山水的抽象图,然后讲这些字是怎么造出来的。他讲“本”字,他说这是指事字,是“木”字下加一点,表示为树木的根,所以“本”字的含义是树木的根。他讲“甘”字,先画出舌头样子,又加一点,说这是会意字,表示舌头品尝美味,感觉是甜美的。“甘”字是味道好、或甜的意思。老先生讲出每一个汉字的奥妙,令我们十分惊异,教室里不时发出啧啧赞叹。老先生把枯燥、单调的汉字讲得生动有趣。听了老先生的课,我们对祖先在造字方面表现出的高度智慧油然产生敬意,也对本民族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

中文系的老师们

  俄罗斯文学课是由马家骏先生任教。马老师高大魁梧,声音洪亮。他的口才极好,有“西北李燕杰”之称。他懂俄语,用俄语唱苏联歌曲《喀秋莎》,用俄语朗诵普希金的抒情诗。他讲的《叶普盖尼·奥涅金》太精彩。马老师先介绍作品的梗概,他说,这是一部俄罗斯文学中百科全书式的作品,内容涉及19世纪俄罗斯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风俗等各方面。小说成功塑造了“多余人”叶普盖尼·奥涅金形象。他是贵族青年,生活在俄罗斯最黑暗的时代,看不到出路,他苦闷、忧郁。他厌倦上流社会的庸俗生活,又无法摆脱这种生活。小说的二号主人公是塔吉雅娜。她是俄罗斯的灵魂,是良心,是荣誉,是高贵、纯洁、本性。这部小说从体制上讲是诗体小说,是用严格的律诗写成。结构上是双线对位。这部诗体小说的语言很有时代气息、生活气息。马老师出口成章,口吐莲花,而且充满激情,一气呵成,同学们完全被老师的课吸引住了。由于熟悉内容,他几乎不用教案,只拿一支粉笔在讲桌前侃侃而谈。同学们对马老师佩服得五体投地。

中文系的老师们

  有一门选修课是《书法概论》,我想学习书法,于是选了,上课老师是张学忠老师。据说他是著名唐宋文学研究专家霍松林先生的开门弟子之一,时任中文系副主任。张老师后来也是我的博士导师。教《书法概论》时,张老师四十多岁,留短发,面带微笑,慈眉善目,十分儒雅。他讲中国书法史,介绍了书法六体。他讲到的书法传承等问题让我难忘。他说,书法史上一些大书家之间存在相互传承的关系,比如,钟繇有名的弟子是卫夫人,卫夫人的弟子是王羲之,卫夫人可能也是王羲之的姨母,因为王羲之留下了一幅书法珍品《姨母贴》。王羲之的几个儿子都是大书法家,王献之最有名。隋朝的智永和尚是王羲之的七世孙。他强调,学书法最好从名师、选名帖,盲目自学很难成功。张老师认为书法的最高峰是晋唐,所以他说要学书法应“师法晋唐”。他还说,每个时代社会风尚不同,书法风格也随之不同,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张老师在黑板上用粉笔做示范,其书法不论楷书、行书、草书或是隶书均成熟老道,功力深厚。

中文系的老师们

  当时的青年才俊尤西林、叶舒宪、刘乐宁、刘静等老师也给我们上课。尤西林老师曾主动申请去农村插队锻炼,恢复高考后,他成为师大中文系第一批大学生,由于学业出色,留校了。在联合教室,他为三个班学生开《西方美学史》课。他主要讲马克思的劳动实践美学。什么是“美”,他说:美是人格力量的对象化。他讲“人化自然”“自然人化”,讲美的类型,崇高、优美。这个课开在大一,同学们对西方理论接触少,有些概念不好理解,听课很吃力,他便耐心地为我们解释。当时,叶舒宪老师很年轻。他为我们开《东方文学》课,讲两河流域巴比伦的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讲印度悲剧《沙恭达罗》等。叶老师讲的课有种魔力,深深吸引着学生。他上课的大教室常常挤满了学生,许多外系的同学也慕名来听课。

  刘乐宁和刘静老师的汉语课讲得十分活泼。他们的普通话很标准,简直和播音员的一样悦耳动听。刘乐宁老师是一米八的帅小伙,他多才多艺,和影视界有联系。张艺谋在宁夏拍《红高粱》时,请他做场记。他也管老朋友张艺谋叫“老谋子”,说他是君子“谋艺不谋食”。有一次,刘乐宁老师被我们邀请参加班里组织的活动。那天,他为我们演唱了热播的电视剧《便衣警察》的插曲《少年壮志不言愁》和电影《红高粱》的插曲《酒神曲》。他高亢的歌声深深感染了我们,我们为他热烈鼓掌。刘静老师还是刚留校的年轻姑娘。她教学很有热情,对待学生和蔼可亲,完全是一个大姐姐而不是一个老师。

中文系的老师们

  一口关中方言,中气十足的付振乾老师讲《郭沫若戏剧研究》,张正彪老师讲《现代汉语》,宁锐老师讲《民间文学》,齐效斌老师讲《文艺理论》,梁道礼老师讲《文心雕龙》,刘建国老师讲《西方文论》,雷敢老师讲《当代文学》……

  师大中文系荟萃了一批名师。他们在三尺讲台,默默奉献,辛勤耕耘,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他们的精神品格在学生们身上传承下去,他们的人格精神也鼓舞着学生们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工作。时光荏苒,一晃三十年过去了。虽然三十年过去了,但老师们的风采依然历历在目,令人难以忘怀。 

  (作者单位:文学院)

  

  「师大夜读」

中文系的老师们

  我们希望依托这个栏目能够让师大人通过文字激励前行,通过思考启迪人生。欢迎师生、校友及网友们分享那些感动过自己、激励过自己、影响过自己的文章,深度阅读,思考人生,做一个向阳而生的闪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