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白令海峡联合训练:别误会 不是军事合作

  原标题:美俄白令海峡联合训练:别误会,不是军事合作  8月11日,俄罗斯卫星新闻发布消息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在新闻通稿中称“美俄将在白令海峡海域开展联合巡逻和训练”。

  原标题:美俄白令海峡联合训练:别误会,不是军事合作

美俄白令海峡联合训练:别误会 不是军事合作▲资料图,来自新京报网

  8月11日,俄罗斯卫星新闻发布消息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在新闻通稿中称“美俄将在白令海峡海域开展联合巡逻和训练”。

  不是军事合作

  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官方对俄所释放的信息虽然杂乱且矛盾,但在军事层面上仍以施压为主:总统特朗普从德国“任性撤出”的美军,仍将部署在俄罗斯周边的几个东欧国家境内,在诸如弹道导弹、导弹防御计划等方面,美国也动作频频,并没有多少“暖意”。

  在这种背景下突然传出“美俄联合训练”的消息,不免让一些不明就里的外人“眼晕”,有人就此推测“美国是否有意松动对俄制裁”,也有人认定,此举是特朗普在大选投票前“亲俄举措”的一环,更有自媒体照例发出“普京亮剑、特朗普怂了”之类的欢呼。

  但他们似乎“想多”了:这个“联合巡逻和训练”根本就不是军事合作范畴的事。

  美国海岸警卫队第十七区事件管理顾问艾弗里特在证实俄方报道“确有其事”的同时,指出这次联合训练和演习系俄罗斯海上救援局和美国海岸警卫队这两个海上边防部门之间的合作项目,包括联合巡逻、演习和训练。

  其中联合巡逻的目的,是“探索两国海上边界和专属经济区界限间合作的模式”,包括监测海上污染,发现并打击海上违规行为等,联合演习的目标,是演练如何拘捕偷猎者、营救海上遇难者,而联合训练的主要科目,则是探索俄罗斯边防船只和美国海岸警卫队海上巡逻搜救直升机间的合作。

  正如艾弗里特和俄罗斯海事服务顾问库塔耶娃所指出的,这次两国边海防部门间的联合巡逻、演习,是早在数年前就开始商讨和协调的既定行动,原本两国专家商定今年5月开碰头会,但因新冠疫情推迟,如今只不过是恢复既定计划,俄方表示“希望秋天恢复双边磋商交流,10月举行联合训练和演习”,但美方对此尚未表态。

  白令海峡并非“冲突热点”

  由于白令海峡以东的美国阿拉斯加州原本是沙俄领土,1867年3月30日被沙俄以720万美元“强卖”给美国,双方大抵是“好买好卖”,在白令海峡方向虽有不大的主权分歧,但相较其他方向(如北冰洋大陆架问题)显得无关痛痒,尽管美国并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签约国,但根据美苏1990年《谢瓦尔德纳泽-贝克三角条约》,双方均承认白令海峡为“用于国际航行的海峡”。

  历史上,美俄(尤其美苏)曾在白令海峡附近爆发过几次军事冲突,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1955年6月22日,美国海军P2V5“海王星”巡逻机在白令海峡美国圣劳伦斯岛附近海空被苏联飞机击落的事件。冷战结束后,俄罗斯曾多次派军机直接飞越白令海峡,试探美国一侧的防空识别区,其中又以2017年4月18日和5月3日图-95战略轰炸机飞入美国防空识别区,遭美F-22战斗机拦截事件最为引人瞩目。

  但总体上,双方在白令海峡方向的军事行动是趋于克制和有分寸的,而在军事以外的领域,合作更趋于常态化:2017年12月,美俄两国首次就白令海峡-白领还航运体系共同向国际海事组织提交召回,提出在白令海峡及附近航道上“为悬挂任何一国国旗的船只开放畅通无阻的双向航运路线,分散对向船只的流动,减少船只碰撞的风险”。

  在美国海岸警卫队第十七区和俄海上救援局之间,联合训练、巡逻和演习历史十分悠久,早在苏联尚未解体、冷战还未结束时就已举行过多次。1998年,上述两个美俄海防单位曾举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双边联合巡逻、演习和训练,此后则进行过不定期的小规模联合巡逻。在更广阔的周边海域,一个“俄美应急计划框架小组”负责协调双方边海防部门的联合行动,并经常举办联合训练、巡逻和演习,最近的一次于2018年在萨哈林岛附近举行,科目是“应对白令海和楚科奇海可能发生的海洋污染事件”。

  2017年5月,时任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和俄罗斯联邦外长拉夫罗夫在阿拉斯加会晤,讨论俄美北极地区合作事宜,当时美国海岸警卫队第十七区司令麦卡利斯特曾表示,两国在白令海峡一带合作良好,计划“在2018或2019年举行一次联合训练”。由于美俄间过去3年间“多事”,加上一系列阴差阳错的意外,这项原本早该举行的联合训练,被一直拖延到今年10月。

  美俄“大盘子”暂时难有突破

  早在4年前,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际,国际间、尤其俄罗斯国内许多人曾预言“俄美关系会有显著突破”,理由是“特朗普和普京私交很好”。但4年过去,这显然并未变为现实。

  平心而论,特朗普的确有意对俄、对普京示好,从赫尔辛基“特普会”到近期多次表示“想让俄罗斯出席在美国举办的G7峰会”,都可以看出他的这一意图和跃跃欲试。

  但长达数十年的冷战,令美国朝野弥漫着对俄罗斯浓厚的不信任感,特朗普欲盖弥彰的“通俄门”,和他对俄一系列“怀柔”措施并未收到明显效果,令其很难继续在美俄关系方面“大胆尝试”。近期一系列相关事件表明,“对俄示好”并不能令特朗普在大选中获得更多民意支持,而“让普京重返G7”的念头,至今已遭到法、德、英、意四个G7国家的明确反对,却尚无一个美国以外成员国公开赞成,如果特朗普一意孤行,疫情期间这个“线下峰会”能否举办,都可能成为一个问题。

  简单说,在当前大环境下,美俄双边战略关系尤其军事关系的“大盘子”,暂时难有重大突破,白令海峡的两国联合训练只不过是早有先例的既定安排,无需大惊小怪。

  □陶短房(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武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