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这个区动迁居民有了疑惑、纠纷,为啥去旧改地基找人大代表?

  原标题:上海这个区动迁居民有了疑惑、纠纷,为啥去旧改地基找人大代表?

  原标题:上海这个区动迁居民有了疑惑、纠纷,为啥去旧改地基找人大代表?

上海这个区动迁居民有了疑惑、纠纷,为啥去旧改地基找人大代表?

  旧区改造历来被称作“天下第一难”,黄浦区余留的旧改地块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基础条件差、情况复杂、开发难度高,旧改推进困难。记者在老城厢发现这样一件新鲜事:动迁居民一有什么政策疑惑,或是矛盾纠纷,会去征收基地找人大代表。原来,小东门街道的代表联络站直接建在了动迁地块。

  “代表之家”“代表联络站”“代表联系点”是代表与人民群众联系的重要桥梁。以前,这些“家”“站”“点”通常设在街道层面,与选民有一定距离。为推进代表与选民的沟通联系常态化、多渠道,让人民群众随时找得到人、说得上话、办得了事,各区结合自身特点,将代表联络站直接开到社区居民、企业白领身边。

  征收基地里的联络站:动迁居民一有难事就来

  6月6日,董家渡14号旧改地块二期正式进入二轮征询,而早在5月17日,代表联络站就正式入驻动迁基地。联络站占地不大,十多平方米的屋子里,简单摆放着两张桌子和十几张椅子,墙面上“小东门街道人大代表征收地块联络站”一行大字很是亮眼,4位黄浦区人大代表的照片和信息公示于墙。黄浦区人大代表、小东门街道府谷街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吴丽萍是联络站站长,“我们都是选民投票选出来的代表,这个建在征收基地的代表联络站,成了动迁居民眼里的‘公信力',一有难事就来”。

上海这个区动迁居民有了疑惑、纠纷,为啥去旧改地基找人大代表?

  吴丽萍代表接待选民

  上周,代表联络站现场开了一场协调会,吴丽萍、施从余、申美英、黄宇4位代表一起协调府谷街26弄一户人家的征收安置方案。“双方矛盾僵持不下,我们几位代表从多方了解他们的情况和事情原委。”吴丽萍说,他们找到其中一方的孙子一起来上海耐心宣传、解释,用法律法规来引导他们,讲明利害关系后,出了一个方案。几番协调后,双方都满意地接受了这个方案。

  类似的事例很多。居民们一有征收补偿的疑惑、过渡期安置的担忧、道听途说后的以讹传讹等等,都会来代表联络室找代表。代表也会耐心跟他们解释原委、宣传政策,同时也多渠道帮助他们反映实际困难争取解决。目前该地块正进入二轮征询的最后阶段,已有571户居民签约,签约率达98.62%(截至8月7日)。

  记者了解到,除了董家渡14号征收地块,黄浦区还在新昌路1号、7号旧改地块设立了一个代表联络站,同时布局了“宝兴里”等29个与旧改地块相关的代表联系点。通过这些“站”“点”,组织代表接待居民,仅仅6月就收集到15条关于加快旧改和改善居住条件等方面的诉求,及时交给政府部门研究办理,推动解决。

  科技园区里的联络站:有事找代表,管用!

  代表联络站不仅走进居民区、动迁基地,还向园区、楼宇延伸。在杨浦区新江湾街道的湾谷科技园区共有200余家企业,湾谷代表联络站周冬生、傅志强、孙洁等3名人大代表定期接待企业选民。选民想当面向代表反映意见建议,可以提前告知湾谷驿站工作人员,约区人大代表面谈沟通。

上海这个区动迁居民有了疑惑、纠纷,为啥去旧改地基找人大代表?

  代表与企业白领一起开会

  有企业员工反映出行难,抱怨每天上下班从园区到地铁站这段路总要兜一个大圈子,呼吁尽快打通园区至三号线淞发路地铁站的通道。这个问题因涉及跨区协调,难度不小,但是在联络站代表的反映和关心下,事情很快有了进展。街道营商办召集杨浦、宝山两区相关部门和淞南镇政府开协调会,拟定国帆路地块开通湾谷到3号线的人行通道,步行时间约10分钟。这条人行通道去年12月打通,尝到了出行便利的白领感叹:“有事找代表,管用!”

  “把人大代表履职延伸到商务楼宇,代表的联系对象就打破了选区的限制,变得广泛、多元。”新江湾城街道人大工委杜娟说。据悉,街道计划今年在商务楼宇集中的政立路大创智北块新建一个代表联络站。

  参与联络接待的代表也深有感触,“通过一线接触选民,让我们打开了眼界,听到更多一线声音,所提交的建议更有质量,履职也更接地气、更有底气了!”

  共建共治共享 让社情民意真正流转起来

  记者了解到,很多区立足实际,因地制宜,在距离选民最近的基层设点布局。比如,松江区永丰街道人大工委在众创空间中建设人大代表之家;金山区朱泾镇人大在上海颐和苑老年服务中心设立代表工作室;崇明区陈家镇展宏村在人大代表张秀丽家中设立了代表联络点。截至目前,本市已建成代表之家、代表联络站、代表联系点等代表联系人民群众平台共5356个,其中代表之家250个、代表联络站940个、代表联系点4166个,基本构成了“家、站、点”点面结合、互为补充的联系网络。

  “这5356个‘家、站、点’作为人民城市生命体的神经元细胞的作用,灵敏地传递着这座城市的脉动和体温。”市委党校教授、中国政治学会副会长程竹汝说,在把握人民城市的主体力量,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共同体中,人大代表应该且能够发挥更大作用。

  据市人大常委会代表工委介绍,接下来将进一步把代表联络站、点向选区、园区、楼宇、规模企业、高校等基层一线拓展、延伸,同时进一步完善处理反馈机制,把这些站点收集到的社情民意归并分类,将不同层面的问题分别向街道、区、市传递,再由代表将处理结果向人民群众答复,形成收集、反映、办复、反馈的有效闭环,让社情民意能够真正流转起来。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王海燕

  题图来源:王海燕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