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看┃宜州法院:指尖上的变迁

  原标题:两看┃宜州法院:指尖上的变迁  当时的铅字打字机    1991年底,怀着对法律的神圣信仰,我通过公检法系统的扩编考试,考调到了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我被安排在法院办公室工作,负责办公室日常的公文收转、材料撰写工作。

  原标题:两看┃宜州法院:指尖上的变迁

两看┃宜州法院:指尖上的变迁

  当时的铅字打字机 

   1991年底,怀着对法律的神圣信仰,我通过公检法系统的扩编考试,考调到了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我被安排在法院办公室工作,负责办公室日常的公文收转、材料撰写工作。

  那时候,基层法院办公条件有限,起草公文等都需要手写,用的是印有单位名称衔头的稿纸。每次到财会室领取稿纸,都被提醒要节约用纸,所以我每次起草公文,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省着用。

  我在方格纸上写好初稿,再一遍遍用不同颜色的墨水修改,整个稿子往往被改得很花,只有自己才能看懂,改好之后再誊抄一遍。送审后,如果领导提出修改意见,就要改了之后再垫上复写纸抄一遍,留下底稿。有的稿子比较短,只有几页,但有的却是十几页甚至几十页,抄一遍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就这样,我不厌其烦地将一篇又一篇的稿子写了一遍又一遍。写、改、誊成为我那段岁月中的主色调,思绪每天都在方格纸上爬来爬去。

  每年县人代会上的法院工作报告,最后需要打字员来完成打印。那时法院用的是中文铅字打字机,这种老式打字机恐怕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没见过,但在当时,这种中文打字机可是各级党政机关单位下发与上报文件的重要工具之一。铅字打字机的字盘上常用字有2000多个,每个字就像今天的印章一样都是反面体,操作的时候需要左右开弓,左手操作蜡纸鼓,右手操作拾字粒的手柄,一次只能把一个字粒印在蜡纸上。蜡纸打好后,覆在手推油墨印刷机上,手工推印,一分钟印几十张算是熟练工了。

  后来办公室购买了一台联想电脑、一台高速针式打印机。用得久了,打印机的打印针经常被色带剐断,打字员要带着沉重的机器坐班车从巴马到最近的百色市去换针。

  1999年10月,院里出资每人300元分期分批到县委党校进行电脑应用培训,有一项是学习电脑五笔打字,要背记字根,每晚偌大的教室挤满了各单位的人,人声鼎沸。

  2002年底,因工作原因,我调到河池市宜州区人民法院工作。刚开始时在立案庭工作,电脑用得不多,大多手工操作。偶有一点案例调研文章之类的就拿到文印店叫人打字,每页纸收费3元,校对好后就用软盘拷贝到立案庭在网上发出去。

   2013年院里成立了研究室,任命我为研究室主任,给我配备了两台电脑,一台为外网,一台为内网。我向年轻干警学习,学会了在电脑上修改稿子,不用再爬格子一遍遍抄,也不再找人帮打字,各种文稿写作的处理速度大幅度提升。

  近几年来,法院信息化建设发展很快,法院的办公办案方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电脑早已普及,起草公文完全电脑化。后来,院里根据工作需要还为研究室配备了笔记本电脑,哪怕出差在外也能办公办案写稿,有紧急的稿子可以随时随地写,随时传报。

  今年写作方式又有了新变化,院里给我安装了迅飞语音输入转写系统。有着急的稿子,可以用语音录入,电脑自动识别、同步显示文字,工作效率更高了。

  感恩时代的飞速前行,将我们引领进了科技化的网络世界中,法院办公日益现代化。从全院只有一台铅字打印机,庭审手写记录,到现在庭审电脑录入,既快又全面,人手两台电脑,内网外网互不干扰,网上办公办案全提速。

  指尖上的变迁就是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让人感慨,让人惊叹,更让人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