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携手哈里斯开启竞选,少数族裔女副手能带来多大帮助?

  原标题:拜登携手哈里斯开启竞选,少数族裔女副手能带来多大帮助?  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报道,当地时间8月12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携手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前往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发表演讲,正式开启了二人的竞选“首秀”。

  原标题:拜登携手哈里斯开启竞选,少数族裔女副手能带来多大帮助?

  据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报道,当地时间8月12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携手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前往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市发表演讲,正式开启了二人的竞选“首秀”。

拜登携手哈里斯开启竞选,少数族裔女副手能带来多大帮助?

  拜登和哈里斯首次亮相,正式开启二人竞选活动。/ NPR报道截图

  拜登在讲话中表示,“哈里斯是最正确的人选”。他还对特朗普的言论进行反击,“有人会对特朗普的态度感到惊讶吗?他在发牢骚这件事上,是美国历任总统中做得最好的一个”。

  随后,哈里斯在讲话中批评了特朗普应对疫情的糟糕表现,指责其“不称职”,且没有为重启经济和学校安全复课创造条件。哈里斯表示,“当我们选出一个不适合这份工作的人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道,研究表明,竞选搭档为总统候选人带来的帮助并不大,一个受欢迎的参议员副手并不会帮助其总统候选人赢得代表州,女性副手也并不会提高其总统候选人在女性选民中的投票数。

  但民主党人士认为,哈里斯任拜登的竞选搭档,情况或许会有所不同。哈里斯究竟能为拜登带来哪些帮助?

  帮助1:在推动警务改革中表现亮眼,或将提高拜登支持率

  据《纽约时报》报道,首先,在今年席卷全美的反种族主义和警务改革浪潮中,哈里斯有过亮眼表现,或将为拜登带来更高的支持率。

  哈里斯曾参与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角逐,因募款不力等问题于2019年12月退出大选后,她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全美的反种族主义和反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上。

  在弗洛伊德死亡案发生后,哈里斯对非裔美国人面临的不公正现象发表了强烈的批评,并参与起草了包含禁止警察使用锁喉等内容的《警务公正法》(Justice in Policing Act),以此作为对全国抗议示威活动的回应,并希望通过立法来打击警察暴力执法和种族歧视等现象。

  此外,哈里斯还有丰富的民选经历,并在国家级别政治舞台上拥有丰富的从政经历。

  2003年,哈里斯成为旧金山地方检察官,并在2010年成功当选加利福尼亚州总检察长,成为当地第一位当选总检察长的女性。2016年,哈里斯在联邦参议院选举中成功获得参议员席位,并留任至今。在参与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角逐期间,哈里斯曾被美媒称为“女版奥巴马”。

  不过,在担任地区检察官和总检察长时,哈里斯的保守立场曾经为其招来不少批评,被指不是一名“进步的检察官”。哈里斯在担任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处理的几起警察枪杀平民案件,被批在警察部门内部调查监管方面不够积极,并频繁地支持警察工会。

  但在参与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角逐后,哈里斯努力地提升了自己在刑事司法问题上的形象。她发布了一系列针对刑事司法改革的愿景,还颁布了“捍卫非裔美国人”的计划,呼吁终止现金保释,以及建立国家警务系统审查委员会等。

  帮助2:务实的中间派,吸引不同派别人士

  据《纽约时报》分析,哈里斯还是民主党内务实的“温和派”,其主张的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与拜登接近,因此她被认为是拜登最安全的选择,不会激怒左右两派的激进人士。

  在角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哈里斯曾对一些左翼政策表示赞同,还对一些过于宏伟且不切实际的政策表示不满。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哈里斯表示,“政府政策必须结合实际,这是我的准则。如果和现实不相关,那就只是一行漂亮的诗句”。

  据CNN报道,哈里斯的潜在能力是让温和派、独立派甚至是中右派选民投票给拜登。

  在一些重要议题上,哈里斯避免了走向更激进的方向。例如,在警务改革的问题上,哈里斯没有说应该停止给警察拨款,而是说“我们应该重新思考给各个部门分配财政资金的方式”。

拜登携手哈里斯开启竞选,少数族裔女副手能带来多大帮助?

  拜登选择哈里斯的4个理由。/ CNN报道截图

  帮助3:迅速“点燃”了拜登的竞选筹款进程

  在拜登于8月11日宣布确定哈里斯为竞选搭档后,其竞选筹款活动就被迅速点燃。

  根据民主党主要竞选筹款平台“ActBlue”的报告,仅当天16时至20时的4个小时,该平台就收到了超过1080万美元的捐款,相较于前一日同一时段筹集的230万美元,哈里斯的加入使其竞选筹款高出了850万美元。

  在8月12日的联合演讲结束后,当天晚上,拜登和哈里斯还参加了一场线上基层筹款活动。据《纽约时报》报道,这次活动打破了在线竞选筹款的单日纪录,在24小时之内筹集了2600万美元。拜登宣布筹款结果时笑着对哈里斯说,“我想我知道原因是什么”。

  帮助4:吸引女性、少数族裔及年轻人的支持

  在二人的首次联合演讲上,拜登称哈里斯是“移民的孩子”,她的故事是“美国的故事”。拜登表示,“今天这个早晨,全国的小女孩醒来后发现——尤其是那些常被忽视和低估的黑色和棕褐色肤色的女孩,她们第一次以这种全新的方式来看待自己,她们也有机会担任总统和副总统这样的重要角色。”

  一项由路透社和益普索(Ipsos)联合开展的最新民调显示,哈里斯非裔与亚裔的少数族裔身份或将帮助拜登提高在女性选民、年轻选民,甚至是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

拜登携手哈里斯开启竞选,少数族裔女副手能带来多大帮助?

  哈里斯将帮助拜登提高在女性、年轻人及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 路透社报道截图

  这项民意调查在8月11日至12日内进行,最终结果显示,60%的美国人(其中27%的共和党选民)认为,哈里斯成为首个获得副总统搭档提名的非裔和亚裔女性是“重要的里程碑”。

  据路透社报道,在当今美国大选中,女性占据主导力量,在所有注册选民中,女性比例要高于男性。民调显示,56%的女性选民对哈里斯“有好感”,拜登在这一项数据上与哈里斯接近,但对特朗普有好感的女性选民只占42%。拜登本身在女性选民中的支持率就领先于特朗普,哈里斯的加入将会进一步提高拜登在女性中的支持率。

  非裔美国人——尤其是非裔女性,是民主党最忠诚的票仓。拜登在选择副手时听取了少数族裔领袖的呼吁,选择一名少数族裔女性作为竞选搭档,或许能避免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中的失败再次上演。当时,非裔美国人的投票率首次出现下滑,希拉里也因此在总统大选中败给了特朗普。

  民调还显示,哈里斯在35岁以下的年轻选民中更受欢迎,62%的年轻选民表示对哈里斯“很满意”,而对拜登持这一看法的人数占60%。此外,民调还显示,25%的共和党选民对哈里斯有好感,而拜登只获得了20%的支持。

  新京报记者 钱雅卓 实习生 向晨雨

  编辑 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