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尾”的51信用卡如何求生?清退网贷下发生重大亏损

  原标题:清退网贷下发生重大亏损 “断尾”的51信用卡如何求生?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清退网贷下发生重大亏损 “断尾”的51信用卡如何求生?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讯(记者 孟凡霞 刘四红)港股上市金融科技公司51信用卡在亏损泥潭中越陷越深。8月13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继7月31日51信用卡发布盈利预警公告,预期2020年上半年将录得重大亏损后,8月11日,51信用卡再次发布盈利预警补充公告,预计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6个月,公司亏损约达3.5亿元至7.5亿元不等。

  51信用卡曾披露了2020年上半年录得亏损的原因:其中包括集团于2020年上半年筹备清退P2P业务,为确保拥有充足资金支持清退P2P业务,集团大幅缩减了市场营销开支,放缓了新用户增速,因此业务发展受到影响。此外,亏损原因还包括2020年上半年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的下行压力,导致个人消费意愿下降及个人消费信贷需求缩减,同时违约率亦相应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51信用卡2019年上半年还曾盈利1.81亿元,不过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亏损,根据51信用卡公布的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2019年51信用卡营收20.45亿元,相较2018年28.12亿元同期减少27.3%;调整后净亏损达8.47亿元。

  针对长期亏损及后期如何应对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51信用卡方面进行采访,后者表示暂不方便回应。

  51信用卡定位为金融科技创新企业,主要为用户提供涵盖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线上借贷撮合及投资服务等,旗下拥有“51信用卡管家”、“51人品”、“51人品贷”、“给你花”等多款App。从收入构成来看,51信用卡的收入分为信贷撮合及服务费、信用卡科技服务费、介绍服务费和其他收入,其中信贷撮合服务费占比超过五成。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认为,51信用卡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陷入亏损,其中既有行业的普遍因素,也有自身业务原因。去年以来,网贷行业受到宏观经济增速下行及监管从严等影响,机构撮合贷款规模下降,同时违约风险上升,多数网贷业务相关的金融科技公司均受到影响。加之今年又遇到突发疫情,上述不利影响继续加重。

  “另一方面,51信用卡地处浙江,P2P业务清退非常坚决,旗下51人品在持续三降之后,今年2月份停止发标,选择彻底退出。在清退过程中,每家的业务、规模和坏账情况并不相同,要完成良性清退,需要平台和股东予以解决,从而影响公司的盈利状况甚至引发亏损。”于百程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道。

  51信用卡由盈转亏,仅是众多金融科技公司经历快速发展红利期后由盛转衰的一个缩影。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同样指出,在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中,能够克服市场挑战存活下来的佼佼者寥寥无几。

  “51信用卡借助卡管家服务起家,但该业务仅存在引流作用,支柱业务还是信贷相关。近年来我国信贷行业整体资产质量下行,再加之监管对贷后端的收紧、受疫情影响等因素,逾期率上升成为不争事实。”苏筱芮指出,除了客观原因外,面临愈发严格的监管环境和下行的资产质量,51信用卡在转型方面步调较慢,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收入大部分依靠信贷撮合服务费的51信用卡,此次在清退P2P业务后,最新转型进度如何?后期如何求生?针对此问题,51信用卡同样不予回应。

  苏筱芮认为,要想从网贷中全身而退,51信用卡一是要与当地监管充分沟通,二是应与出借人保持良好联络并及时披露回款信息,三是加强逾期催收力度,加大外部资金的引入,争取尽早处理掉散户出借人手中的债权项目。

  于百程则称,51信用卡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转型,借贷服务的资金来源为持牌机构,并争取申请互联网小贷牌照,这些方向也是网贷类公司转型的主流选择。不过,顺利转型的前提,依然是公司要完成存量P2P业务的清理。目前看,如果通过短期的大幅亏损能完全释放P2P业务积累的风险,并获得股东的新资金支持,对于后续的顺利转型也可能是一个机会。

  “近年来,金融科技公司身处高速发展的行业赛道中,头部机构的战略重点经历了从自营业务到平台型业务,再到开放生态及科技输出的发展路径,主要盈利模式从经营资产负债表转变为经营利润表,底层逻辑发生了重大变化。”在苏筱芮看来,如果51信用卡倾向于走To B之路,建议参照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在科技输出与开放生态建设上加强实力;如果不愿意放弃To C方面的专长,那么可以通过信用卡垂直网站+导流的模式加强内容及品牌建设。